www.99rgd.com_138娱乐试玩

来源:李国庆俞渝离婚案开庭李国庆要求平分股权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2-07 06:02:29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曾经的西域腹心,今天的新疆边陲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清王朝的疆域版图实现了对前朝的全面超越,并在乾隆年间稳定了对西域的统治——这种背景下,“伊犁九城”应运而生,它们像一座座巨型的烽燧,相互守望;又仿佛一艘艘凝固的军舰,严阵以待。这个兼具军事、政治、经济功能的“城市群”,不仅将广袤富庶的伊犁河谷连成一体,更是让强烈的国家意识深入西陲边疆。因为伊犁九城的出现,新疆广大地区有了一个明确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并被紧密地纳入中央集权的国家版图中。惠远城为“伊犁九城”之首,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落成。当时,第一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伊犁河北岸度地筑城,乾隆帝赐名曰“惠远”,取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之意。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惠远老城被毁;1882年,清朝通过《中俄伊犁条约》收复伊犁,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大片土地被沙俄吞并,同年在惠远旧城以北7.5公里处修建惠远新城。此时的惠远城已经紧邻中俄边境,不再适合作为新疆的军政中心,所以1884年新疆建省后,省会设在了东边的迪化(乌鲁木齐市),但此时的惠远依然是一座军事重镇,直到民国年间还在发挥作用。如今在霍城县惠远镇看到的钟鼓楼,是惠远新城保存最完好的历史遗迹。钟鼓楼为四层三檐歇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总高23.76米,是惠远新城的中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对应各自城门。2015年“十一”前夕,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馆员吴元丰先生约我一起到伊犁惠远古城转转。这个有200余年历史的古城,隐藏在边陲小镇——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吴元丰先生是国内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此地之所以能够引起他的重点关注——我想,这其中除了先生的故乡情结(注:吴先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人),更多的是因为伊犁的过往岁月所散发出的魅力。9月27日,我们如约来到惠远镇的惠远古城钟鼓楼前。原来,这次来考察的,除了吴元丰先生,还有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郭美兰、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阎崇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纪大椿等。几位学者都是清史满学领域的佼佼者,他们在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他们为什么会不约而同地关注惠远古城呢?对于清代与中国历史而言,这座古城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角色呢?一个规模恢弘的“主城+卫星城”城市群,于清乾隆时期诞生在伊犁河谷清朝接管新疆之前,占据北疆的是游牧的准噶尔蒙古部,他们逐水草而居,城堡对于他们的用处很小。所以,直到伊犁将军设立前夕,伊犁地区还没有一座可供驻军、办公的城堡。为了保持纳入中国版图的新疆地区的稳定,清朝政府最终决定设立伊犁将军,以军府制管理新疆。在这种制度体系中,从清中期直到光绪年间,作为新疆地理中心的伊犁河谷,成了首府之城——惠远城的驻地。作为首府之地,惠远城的防卫任务十分艰巨,当然不能光靠城内的几千官兵。等到惠远城竣工之后,伊犁河谷内又兴建了数座“卫星城”,并且调来锡伯、察哈尔、厄鲁特、索伦营、绿营等一起,构成了驻防伊犁、拱卫惠远城的一整套军事体系。从东向西,一座大城、八座子城,排列成一条以惠远城为中心的防卫圈,在伊犁河北岸画出了一条弧线。制图/蔡博峰如果看今天的新疆地图,惠远镇及其所在的伊犁河谷,无疑是新疆的西部边陲,伊犁河以国际河流的形式呈现。但是,当我们翻开一张清代乾隆时期的新疆地图,情形会大不一样:当时,伊犁河谷不仅是整个天山地区的交通枢纽,更是整个新疆的腹心地带,它的西缘一直延伸至巴尔喀什湖、斋桑泊和伊塞克湖,伊犁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中国内河。作为连接西域和中亚之间的重要商品集散地,丝绸之路北道的伊犁,相比黄沙漫漫的丝路南道,地势更为坦荡,道路更加畅通。被沙俄侵吞领土之前,“伊犁九城”处于新疆地区的心脏地带;西北大片领土丢失后,“伊犁九城”从腹心变走向了边缘公元1757年,乾隆帝治下的王朝彻底平息了长达七八十年的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地区重新置于中央王朝的有效管辖之下。为确保边疆安全和领土统一,清政府开始探索在天山南北地区设立一整套的管理体系。1762年,清廷正式任命“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驻防伊犁,“总统”整个新疆地区的军政。鼎盛时期的清朝疆域,西跨帕米尔高原,东临太平洋,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岸,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鄂霍次克海、外兴安岭和库页岛,南包南海诸岛地区。当时,全国范围设有14个将军驻防重要城池,全由皇帝满族亲贵或者蒙古族重臣出任。清政府把新疆划分为伊犁、乌鲁木齐、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等行政区,分别设立都统、参赞大臣等进行治理,均受伊犁将军节制。广袤的西域,自汉代正式纳入国家版图后,虽然后来这里的历史风云变幻,但历代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管辖治理的探索。对于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制王朝——清朝来说,更是如此。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彻底平息了准噶尔部上层首领的叛乱,把新疆重新纳入国家版图。为确保新疆的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清政府按照军府制管理在西域中心伊犁设置了可以统领全疆事务的“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

编辑:www.99rgd.com_138娱乐试玩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hengxinbinz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印度年轻人“万物皆可租” 贵人资本梁渊:料港股短期维持震荡可留意生物医药 起底中国居民杠杆率:哪些省市居民最敢负债? 鼎亿集团投资中期亏损扩大不派息 格力再掀百亿补贴价格战称“打击低质伪劣”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12月初通气两国元首高度关注 张勇接棒马云后接受专访:谈双11、新消费、收购考拉 时隔78天朴槿惠出院重回看守所 杨元庆:5G赋能各行各业智能化转型 刘富兵:宏观量化可持续性强更注重逻辑性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本国最 莎莎国际新加坡市场连亏6财政年关闭在新全部零售店 未来人类的主要死亡原因可能有哪些? 安徽打掉一涉黑“套路贷”团伙涉案4700余万元 老人碰撞男童后被拦与居民争执心脏骤停倒地身亡 江苏一小学6旬门卫涉猥亵9岁女学生已被刑事拘留 鲁蓬当选毛里求斯总统 北大资产拟为方正集团引入大型央企 A股低迷安信指出四大原因年底前市场仍震荡下移 新宁物流披露收入及利润不准确被出具警示函 正副董事长失联9月有余*ST秋林无力兑付5亿元债券 广东销毁680余吨假冒食品药品商品 11月份北上资金涌入869.22亿逾48亿加仓电子与银行 王胜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策略研究第二名(附投资观点) 北京垃圾分类5项配套实施办法已成稿月内公布 十大贸易伙伴国闹翻了九个!特朗普这是要唱哪一出? 广东侦破涉超4亿元非法开采砂石案26人被刑拘 农业银行公告:聘任张旭光为副行长 台湾儿福联盟花3.7亿买豪宅办公网友:诈骗满天飞 结构性存款回归多元收益正轨3层结构产品走入市场 康缘药业:重点产品续约医保降价70%能否再次放量? 爱奇艺龚宇:亚洲文化将成好莱坞后下个全球普及文化 综合实力无可挑剔国产优质中高端手机推荐 稳节奏、严监管2019年IPO常态化进行时 ESG将成企业可持续发展标配企业社会责任更突出 印首次成功夜间发射“烈火”-3导弹射程超3000千米 2020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在日照开幕 猪肉股走低雨润食品下跌5%万洲下跌2% 沪深港通再免征三年个人所得税给投资者吃颗定心丸 ofo退押金又有新花样:拿回199元押金需先消费1500元? 鲍威尔暗示美联储短期加息无望欧元暂守1.10关口! 任正非谈孟晚舟:为女儿骄傲苦难使人更强大 受双11等影响预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或强势回升 钱于军:物联网能更好提高产业劳动生产率 最悲惨并购:年富供应链破产清算宁波东力仍在苦旅 京交会如何打造全球影响力? 中国11月M2货币供应年率前瞻:或仍维持在8.4% 李佐民:青岛市北区提升产业活力逐步走向智慧城市 香港区议会选举落幕后建制派未来怎么走? 这名清华教授3次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作讲解(图) 莫大讽刺美参院炮制“涉疆法案”在911当天通过 星美控股跨界移动通信谋解院线困局 中金:宇华教育目标价上调至5.2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渣打:料美联储12月会议维持利率不变明年仍按兵不动 邦达亚洲:美元走软油价续升美元加元承压收跌 推动区块链产业发展海南区块链试验区发布 刘尚希:不确定性环境下政府自身创新更重要 印外交官称克什米尔可效仿以色列模式巴总理批驳 江西原规划局长受贿百次为19家公司项目提供帮助 经济发展空间结构变化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加快形成 外媒:英国警方逮捕另一名英“死亡货车”案嫌犯 新京报:从教书育人到色诱杀人劳荣枝经历了什么? 近十年首审拥枪权案美最高法或判决不扩大拥枪权 我国移动支付商户已超2100万 厦门鼓浪屿导游威胁游客被取消带团上岛资格 推动区块链产业发展海南区块链试验区发布 印尼总统府附近一公园发生爆炸2名军方人员受伤 光明地产转型受挫三季度营收利润双双下滑 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更多支持新增就业岗位的措施 步长制药:拟公开发行15亿元债券减少现金分红比例 揭秘化疗引起的基因突变! 侯宾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通信行业第一名(附投资观点) 政策加码改善风险偏好 韩日将启动出口管制问题磋商分析:或难一帆风顺 今年静宁的苹果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官方:工作组赴200个生猪调出大县严查禁养区划定 盐湖百亿资产二次流拍曾经的 “负利率债”资金流如何驱动全球汇市 贾跃亭让债权人赌一家几乎不存在的公司以后成功 水泥股普遍受挫海螺水泥跌逾2%暂为表现最差国指股 德银:特斯拉ModelY有望在2020年一季度交付 央行逆回购十一连歇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 美亚柏科%启动 “后复星时代”的和睦家非公医疗仍面临多重难题 非法制销增强男性性功能“悍马糖”10人被刑拘 拟2.73亿揽下恒大教育35%股权三盛教育并购存隐忧 第300座万达广场在湖北咸宁开业今年底将达323座 非农数据、美联储决议将为十二月经济垫下基调 印尼网友怒斥乱港分子:现在美国就是要殖民你们 机场做促销:西安至延安机票仅10元 媒体:韩国娱乐圈“三大黑手”还在嗜血地笑 涨停板复盘:三大股指震荡走弱科技股再度回暖 海口再出重拳拆违:违法建筑221宗建筑面积3.3万平米 高以翔确认心源性猝死黄景瑜取消生日直播活动 被民进党当局扣押的“间谍头子”向心到底是谁? 奇牛国际:英国首相重申无理由延长退欧的过渡期 融创全面布局医疗康养集齐六大业务拼图 大数据倒在2019 香港保安局:已有483名警察受伤其中包括总警司 美国司法部对运营商eSIM政策妨碍竞争的态度有些暧昧 宏碁发布加固版Chromebook内置AMD推土机架构APU 港媒关注:中国同东南亚各国合作严打跨国诈骗犯罪 傅诚刚:希望打造阿布扎比交易所探讨人民币计价模式 传神语联:科创外衣下的资本游戏?只是“翻译中介”? 金麒麟冶金分析师:钢铁存一定程度超跌将小幅反弹 宝马成本节约计划2020年启动或将减少员工奖金 暴乱平息后伊朗宣布逮捕8名与CIA相关人士 郑万春:金融是科技创新的支持者和领先应用者 国务院扶贫办: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贫困革命老区 广州地陷事故:警方确认3名失联人员身份 千亿元的马拉松产业:一年上千场赛事三四线城市加入 云计算公司Workday三季度业绩超预期:股价盘后大涨3% 范一飞:从严、从重打击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 特朗普抱怨军费分摊不公美重压下北约上调军费 38只个股净利高增长股价大跌这只被机构密集调研 携号转网正式上线三类问题能否“下线”? 北京征意见:夜间施工有噪音须对被影响居民补偿 太原:老旧柴油车报废最高可享3万元补贴 反击出售传言?奥林巴斯或将发布新镜头路线图 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师评选:银河证券军工斩获新锐奖 快手快跑IPO前再冲刺 蛋价为何大幅回落 中国恒大:11月销售金额为370.6亿同比增长8.8% 劳荣枝生活细节曝光:居住地周围是高档社区 猪肉降价鸡蛋也降!终于能安心过年了? 英国主持人批瑞典“环保少女”:她疯狂而且危险 中国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前瞻:贷款增速或放缓 波音777X飞机测试时机身高压断裂公司称不影响首飞 不搞大跃进式集中核发批文IPO发行节奏将保持平稳 质疑、诉讼“掐点答复”的安翰科技最终无缘科创板 上海警方通报华领资产案件:诈骗资金用于还本付息 苹果购买全球首批无碳铝或用于iPhone/AppleWatch等 海南副省长:加快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很好成效 央行整治代收业务不得借此为外汇交易办理支付业务 WTO裁决称欧盟未充分消除补贴空客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北约70年足够了”左翼党团请愿要求德退出北约 奥迪中国推三年改善计划年前上汽奥迪 英媒:科学家可能发现了支配自然界的第五种力量 新华社:警惕披着区块链“马甲”的金融诈骗重出江湖 伊朗驻伊拉克纳杰夫领事馆遭冲击纵火(图) 探索金融科技创新监管中国版监管沙盒试点落地京城 央行等四部门发文评级业迎统一监管规则 北极熊身上被“赐字”网友:失去保护色会饿死 北京怀柔分区规划获批:建成世界级原始创新承载区 北京开展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整治:追回医保720万 MSCI落地五大主题基金经理:外资会看中哪些板块? 汽车金融政策向好 俄媒:这场贸易战让日本很受伤 2017青云奖:完美世界萧泓、时装设计师王薇薇等获奖 张昌武:民营火箭领域没有小角色都是世界级玩家 钾肥之王ST盐湖资产拍卖流拍:4万人次围观无人竞拍 斗鱼第三季度营收18.585亿元同比增长81.3% 明年楼市走势如何?社科院:这10个城市房价可能下跌 香港特区政府未来10年将提供超过24万套公营房屋 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加紧编制圈定50多个战略方向 新能源汽车销售“虚热”个人用户仅占一半 额外减产万桶 五部门:农村学校食堂自办自营不得对外承包 加拿大爆发十年来规模最大铁路罢工严重影响经济 realmeX2推出牛油果配色限时直降200/售价1699元 格力电器混改完成一文读懂董明珠如何接纳高瓴资本 前11月完成全年99%发行地方债稳投资作用加速释放 康希诺生物中止九连涨现跌近3% 评论:抓住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牛鼻子” 骁龙8655G移动平台发布vivo和iQOO将有望首批搭载 河南退伍军人被顶替上班冒名者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国泰君安国际:枫叶教育建议谨慎关注可以逢低建仓 华为要建人才房?子公司拍下12万平方米土地 商务部:从创新转型、财税金融等三方面支持边贸发展 浙商银行上市首日股价惊心成为第13家A+H上市银行 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师评选:中泰证券获多个行业前三 被弃购的浙银首日盘中破发邮储隔日申购怎么看? 支持60倍超级变焦首发A77架构5G手机vivoX30将登场 大和:维珍妮目标价下调至5.5港元评级升至优于大市 金正恩出席三池渊翻修工程竣工仪式 快讯:首控集团闪崩跌超70%市值缩水超63亿港元 李国庆致信俞渝:难道20年情分要以互爆黑料解决问题 冬季游“热起来”别只靠降价建议开发冬季游新业态 痛批“台独”马英九连战吴敦义同台:下架蔡英文 区块链概念帮不了浙商银行首日破发暴露基本面 欧美股市“高处不胜寒”外资聪明钱瞄准中国市场 朝鲜八乡水坝竣工去年曾被金正恩狠批(图) 滑板少年制服“扑倒女孩的大汉”:我们不是坏孩子 最高检:办理涉民营企业家案件能不捕的就不捕 印度业界期待中印医药合作提质增速 演员高以翔录节目身故竞技类综艺为何这么拼命? 茅台电商公司挖出一堆蛀虫:中高管已3人被捕 李铁回避国足主帅话题激励选拔队队员为国而战 北京一批公交线下周起调整有没有你常坐的? 成实外教育获控股股东增持至约42.37% 国家能源局在自贸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 “绿鞋机制”具较大运用空间为投资者提供保护 英记茶庄集团向陈星海企业发出反要约函 上交所ETF高峰论坛富国基金专场在郑州举行 这些项目都要加税了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公布 男子遭万伏电压击中电流从右手流入右腿流出 真的刀枪不入?越南军队展示硬气功女兵超强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