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2sbc.com_www.22sbc.com-【全球公认】

来源:四川凉山大火背后:世代打火的雅砻江人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1 10:04:19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众筹“误操作” 错不只在募捐人#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本报评论员沙元森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德云社艺人吴鹤臣于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上限百万元的募捐。随后,网友质疑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日前,张泓艺表示,家里的两套房是六环外铁路系统的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已去世的爷爷名下,均无房本,无法出售。她还表示,车是自己婚前购置,家中有瘫痪病人,从家到医院六十公里,日常出行很是麻烦,所以“车不能卖”。以上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质疑,很多人坚持认为这个募捐存在不诚信行为,有“骗捐”之嫌。张泓艺的解释之所以苍白无力,是因为她在募捐中确实有重大失误,比如把100万元筹款上限当目标金额,给人留下了谎报治疗费用的恶劣印象。但是,张泓艺对“有车有房”的解释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房子和车已经是很多城市居民的生活必需品。如果非要募捐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可以募捐,未免不近人情。通常而言,一个家庭只要面临因病致贫的压力,就可以发起募捐了。问题的症结在于,贫穷大多数是相对的。有些人有车有房,还是危机感十足,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有些人无车无房,却也无牵无挂,并不妨碍自己享受美好生活。所以,在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穷人的问题上,很容易出现争执。曾经一则有关贫困户的新闻就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某地党政部门领导在春节前慰问贫困户,有眼尖的读者在媒体刊发的新闻图片上发现贫困户家里有钢琴和吊灯,因此质疑贫困户有假。事后核查,贫困户确实是因病致贫,钢琴是老旧的二手货。此事虽然无关募捐,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不同地区和不同阶层的人对贫穷有不同的理解。所以,看到“有车有房”就认定募捐人是骗捐,过于简单和武断。虽然很多人认定为募捐人应该先向亲友求助,穷尽所有资源之后才可以募捐,但是这并非募捐人的必由之路。只要募捐人如实陈述困境,也可以在不求助亲友的情况下提出募捐申请。如果有人觉得募捐人面对的困境并不严重,也没有打动自己,自然可以不捐。这种情况也不会伤害公众的慈善爱心。与张泓艺的失误相比,募捐平台的失误其实更容易引发有关募捐的信任危机。从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看,吴鹤臣既有医保,也有热心的亲友,其家庭应该能够承担相关治疗费用。张泓艺可以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募捐平台不能没有严格的标准,更不能被募捐人的情绪左右。募捐平台负责审核募捐资料和方案,并发布募捐信息,必须确保公益资源不被滥用。募捐人是如何因为“误操作”成为“贫困户”的,水滴筹应该出面解释并道歉。否则,公众有理由怀疑,募捐平台在配合募捐人进行“误操作”,毕竟募捐平台要按比例抽取管理费用,募捐金额越高,管理费用越高。如果募捐平台有逐利冲动,一个生病的德云社相声演员显然是优质“客户”。现在,公众“余怒未消”,张泓艺“百口莫辩”,而募捐平台超然于外,这是一种“舆论失焦”,因为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不是吴鹤臣的家人为什么要募捐,而是吴鹤臣的家人怎么就通过了募捐审核。

编辑:www.22sbc.com_www.22sbc.com-【全球公认】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gzxiao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三江购物:子公司拟向杭州盒马转让杭州浙海100%股权 日本拳迷谈徐灿VS久保隼对羽量级最弱冠军有机会的 中超-埃尔克森错失必杀裴帅中框上港客场0-0天海 童模风波过后:政府开始干预拍摄外景涉违建被拆 美3月新屋开工创近两年新低同比降幅为2011年来最大 付之一炬巴黎圣母院大火前VS大火后(图)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终于定档!这部电影拉高了今年暑期档的门槛 郭台铭参选后鸿海系股票暴涨:鸿海谁来接班 苹果公司据悉对游戏订阅服务Arcade投资数亿美元 郭台銘參選?賴清德:願承擔的人都出來 SEC对Prosper处300万美元罚款因向投资者夸… 美国对华为“松口了”? 明道學生代表台灣與亞太8國舉行青年領袖會議 当代青年在家喝酒手册 彭博社:与高通和解不影响苹果自主开发调制解调器 深击|老周“动刀”帮友圆梦? 声名尽毁!曼联最稳大闸超级黄油手给梅西送礼 苏醒谈“996”工作制:关键在于热爱和风险承担 湖人赛季总结会之鲍尔:搭档詹姆斯是梦想成真 转型成功后诺基亚计划这样超越华为 格力出嫁再添绯闻对象神秘厚朴投资称“有兴趣” 瑞银:重申青岛啤酒买入评级目标升8.8%至48.88… 4月12日金银ETF持仓变动:黄金维持不变白银增持 路威成历史首位替补拿下35分10助攻的球员 據说,一般人都不奢望能看到這樣的場景 荣耀20i手机发布:3200万像素AI自拍和潮牌推特… 兖煤澳大利亚:首季原煤产量为1730万吨同比增长9% 喝最烈的酒,写最奇的文,做最痴的人 宇宙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窥探原初宇宙 C罗失利尤文图斯被淘汰股价暴跌17%盘中一度停牌 IMF总裁拉加德敦促遏制全球经济协同放缓 2019体育影视作品色彩斑斓《中国女排》春节登场 新京报:盒马鲜生“梦回1948年老集市”是对历史无知 一美军大兵杀害一日本女性后自杀日本政府向美抗议 《声临其境》收官乔榛边江季冠霖奉献最强回忆杀 威少又搞出一项尴尬纪录上个这么铁的是罗斯 【周末去哪兒嗨】免費參觀ROM,登頂CNTower火… 评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何去何从?核心是监管体系 郑秀文原谅许志安出轨众明星留言表支持 明星都在宠小飞象你想好怎么穿了么? 瓜帅为欧冠找后路:被淘汰也没啥还有英超能争冠 迪士尼捐赠500万美元助修巴黎圣母院 美青年偷走兵马俑手指审判被判无效陪审团解散 北京书记市长三次批示国瑞熙院家园保障房拉网整改 马云再谈“996”:真正的996不是简单的加班 格力出嫁再添绯闻对象神秘厚朴投资称“有兴趣” 皇马大将:不希望巴萨赢欧冠更支持利物浦夺冠 苹果高通和解:5GiPhone或提速,英特尔很受伤 青岛银行:获准发行不超80亿元金融债券 曝齐祖下赛季计划已无贝尔力争说服2大球星留队 阿桑奇被“圈养”7年睡女厕患心脏病都经历了啥? 涉非法吸存、暴力催收百亿金融集团实控人涉黑被捕 李嘉欣徐子淇出席盛宴无合照,细节暴露两位贵妇地位有差距 新丝路文旅注销被托管之10.86亿股代价股份 2019上海车展:星途TX/TXL车型正式上市 转道港交所保利物业赴港上市的扩张心思 粤运交通获准恢复审查A股发行 彩客化学料首季盈利增逾两倍 西安奔驰女车主:非常害怕别人维权也爬到引擎盖上哭 首款风冷电竞手机红魔3正式官宣4月28日发布 曼联看上英超顶级中场发动机开三倍工资强挖 阿里纳斯:NBA里没有不出轨的!TT每晚到处睡 捷克爱乐乐团中国巡演启程5月19日北京剧院演奏 “非洲阿里巴巴”Jumia上市首日受热捧涨超70% 富人愈富穷人愈穷:悲催“千禧一代”被挤出中产阶级 《密查》迎来高能时刻郑凯命悬一线演技大爆发 WPA球员锦标赛亚洲球员揽四强台菲球手捉对厮杀 都在说日本经济倒退20年,为何德英法还没追赶上来? 阿桑奇被捕:“躲猫猫”七年从倜傥到沧桑 穆帅示好多特:我觉得德甲很有趣多特高层信任我 瑞幸咖啡再融1.5亿美元刘二海怎么看烧钱? 別再撒紙屑了玉管處指正山友錯誤做法 Uber与Lyft关键数据对比:市场依然领先亏损相对… 华大基因:关联方员工参与的研发审批主要是形式审核 万科刘肖:新青年要做贡献者和行动者 曾志伟开派对贺66岁生日香港众星齐聚祝贺 讴歌发布TLXPMC特别版并限量销售 凭啥我比别人胖20斤?大型研究揭示肥胖背后的新奥秘 Pinterest上市首日大涨28%市值超120亿美… 中广核电力:首季上网电量增13.87%至38707.7… 视觉中国网站台北城市照片标签里出现首都两个字 安切洛蒂:好好准备对阵阿森纳的比赛战术会变 港股早一周:中美谈判或接近尾声港股假后重拾升轨? 瑞信:不好,苹果的印钞机要坏! 2019上海车展探馆:DS3CROSSBACK将亮相… 李湘晒女儿嘟嘴卖萌美照,10岁王诗龄与妈妈似复制粘贴 或售8.89-13.88万新K3预计5月16日上市 将创纪录美国女宇航员计划在太空逗留11个月 《权力的游戏》是如何重塑HBO和电视剧行业的? 报喜鸟联合创始人吴真生离世爱做品牌40多岁2次创业 朴有天吸毒嫌疑未洗脱警方称其年初曾去黄荷娜家 奔驰“封杀”西安利之星! 新加坡赛桃田贤斗进决赛安塞龙16-6领先被翻盘 贾乃亮否认网传离婚协议书:凭空捏造已完成取证 央行开启1600亿元逆回购同时开展2000亿元MLF 佩雷拉:相比亚冠更重视联赛明晚一战将做球员轮换 乐视旗下乐视创景法定代表人变更 统计局:今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长48.2% 委内瑞拉总统:将接受所有“合法”人道主义援助 张云龙乔欣同框发糖“Young5组合”成团出道 泰禾去年房地产业务营收295亿净负债率大幅下降 新浪汽车牵手上海卡壹签署战略合作联合推出《这车靠谱么… 许志安经纪人就出轨事件再发声明:将暂停其所有工作 官媒:我军飞越\"台海中线\"只是最初警告后续还有行… 这是中东新一轮大变局的前夜 大麻合法化成产业兴奋剂市场或将继续“上头”? 2019上海车展探馆:全新国产奥迪Q3 尽管需求创纪录沙特阿美债券在二级市场交易中走软 小摩:沪杭甬目标价升至9港元维持中性评级 霍启刚郭晶晶带6岁儿子体验插秧,太接地气了! 江淮汽车否认大众收购传闻称尚未形成任何正式方案 日央行前官员建议在加大刺激同时阐明退出宽松的愿景 创业大佬“续命大法”:8万美元冷冻头做红外线桑拿 法国足坛巨星预测火箭本季夺冠!戈贝尔还点赞 姜丹尼尔解约案听审日期确定曾因公司申请而延期 最佳教练得主几乎确定?反正前两年都是这情况 威少约基奇带队!NBA历史三双纪录再次被打破 上海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这10名干部拟提任 穆帅示好多特:我觉得德甲很有趣多特高层信任我 导演杜琪峰曾向许志安放狠话:撇下郑秀文,我就找你算账 2019上海车展:红旗HS5开启预售/20.27万元 詹姆斯狂砍46分!拒绝0-2,复盘神奇的首轮G2 久违了辽篮神射!贺天举5记热血三分看哭多少人 光伏产品价格降9成背后:企业借市场规模扩大全球抢单 马云谈996: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怎么成功 据悉欧盟或12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清单下周公布 特步国际冀拓展为多品牌组合集团 日本拟建百人规模太空部队监视宇宙 恒大将派单外援迎战泰山好汉李霄鹏欲破尴尬历史 杜兰特贝弗利又全罚下!极限一换一真奏效了! 半场-登贝莱伤退栗鹏伊哈洛皆失良机富力0-0申花 曝格里芬或将首轮报销!活塞注定要被0-4了吗 拜腾汽车董事长毕福康离职加入商用电动车企ICONIQ 中国中冶20亿人民币认购副中心投资基金 索帅:曼联想要达到巴萨水平就必须开始重建 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卢指导慌吗?曝佩林卡今天将与76人助教碰面 传奇:没有梅西的瓜帅不再无敌钱买不到欧冠冠军 勒夫特是天然呆or太专注?网友:7分钟后,他笑了 富力地产开发海南项目或致澄迈9亩多红树林枯死 鲁能VS一方首发:三前锋格德斯搭U23佩莱PK大奎 小摩:看好华润置地投资地产业务重申增持投资评级 员工入职不到一月老板欠薪失联猎头公司:居间方无责 WTO最终裁定韩国在禁止进口福岛水产品案中胜诉 半赛季的嘲笑质疑!谁能想到进总决赛的是新疆 从豆瓣3.9分到7.6分,从流量明星到电影咖,这个选秀… 一图看懂Zoom视频会议界的“独角兽” 日本福岛一核3号机组报废核燃料目标或难实现 收获李书福点赞李想:够我吹一辈子牛了 索帅:曼联能赢巴萨不需要拿99年奇迹来打鸡血 不再来往?贾乃亮生日李小璐断连续六年祝福 豪华旗舰再升级新一代奔驰GLS官图发布 灵超通过上戏艺考正在努力准备高考中 最快的星脉路虎星脉特别版静态解析 英国哈里王子联手奥普拉-温弗瑞参与苹果影视制作 IMF盼德韩澳加大财政刺激 广东一偷船嫌犯挥刀暴力抗法点燃液化气柴油致渔船爆炸 奥巴马妻子见英女王时曾犯了这个禁忌现在仍称不后悔 三星推出GalaxyA80韩国厂商也做机械弹结构了 2019上海车展:全新概念车WEY-X正式亮相 被华为步步紧逼三星重启疯狂较劲模式 2019上海车展探馆:理想ONE 科尔:计划给鲁尼大合同,希望他长期留勇士 IMF拉加德:数字货币正“撼动”银行体系必须被监管 调查显示英国人平均每周工作42小时为欧盟最长 瓜帅不服:热刺绝杀是手球若上一场没射丢点球… 英国“IS新娘”真实身份曝光并非家庭主妇 花莲地震台中剧烈摇晃学生跑出教室做好避难准备 4月20日全美國家公園免費進!准備好了嗎? 豪华品牌标准制造理想ONE属实真香? 林依晨任台北电影节大使一天五部片“看好看满” 0-3被逼到悬崖边!不死鸟深圳还能创造奇迹吗 川普关注圣母院大火:马上行动!可以进行空中洒水 美要将F21战机打包卖印度并要在印建生产线 巴萨晋级四强获9000万奖金若夺冠可拿1.2亿欧 许志安出轨片段被传明码标价疑似遭遇“仙人跳” 阿信晒文青风格“生活照”周杰伦神回复破坏意境 川普政府递交申请,要求维护难民遣送政策 于大宝:希望下月还是最佳球员5连胜也要保持冷静 黄心颖偷吃许志安遭围剿亲姐姐火速取关被抓包 地方债新增额度已用近半银行柜台市场销售火爆 评论:奔驰女车主和解但消费者都能告别哭诉维权吗 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沈威病危已送进ICU插喉抢救 風速弱擴散條件不佳雲嘉南、高屏空品不好 耀莱集团4月17日回购99万股耗资32万港币 郑俊英聊天群被害女性受访:朋友打我耳光都没醒 俄媒:北约与俄均扩大北极军事存在对抗态势升级 失意的15年:亚马逊电商败走中国简史 美国3月零售销售环比增长1.6%远超预期 首次披露:响水爆炸事故前盐城被指化工整治不彻底 曼联这尊神博格巴都拜服打巴萨也得指望他爆种 梅根哈里开社交账户?那可以跟着梅根学穿衣了 刘德华女儿上学获三名保镖“护驾”,朱丽倩近照曝光相貌很… 福建一村支书因货车刮遮阳棚将司机打死之后继续打牌 美国国债收益率完全反弹美联储引发的焦虑烟消云散 机构:2019年将成为智能网联汽车行业爆发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