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gvb.com_www.00gvb.com-【毋须博牌】

社友网

2019-05-19 21:33:24

字体:标准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哈尔滨拒绝融化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冬天的哈尔滨城具有一种冰雪之美,这里的一切都在零度以下的低温中凝结成一种独特而神奇的冰雪文化。通过这篇报道,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冰雪之城有一个拒绝融化的灵魂。夜幕下的哈尔滨哈尔滨是中国冰雪艺术的摇篮,哈尔滨冰灯驰名中外,饮誉华夏。哈尔滨大规模有组织地制作和展出冰灯始于1963年,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振奋精神,由园林部门组织力量,利用盆、桶等简单模具自然冷冻了千余盏冰灯和数十个冰花,于元宵佳节在兆麟公园展出,轰动全城,形成了万人空巷看冰灯的盛大场面。至今许多老哈尔滨人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图为哈尔滨2001年冰雪大世界的大规模冰灯游园会。哈尔滨的黄昏从冰封的松花江江面上眺望黄昏中的哈尔滨城,几幢高层建筑在黄昏中恍若积木一般,极目所见仍是横卧在江面上体积庞大的冰块,冰和哈尔滨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是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的时候,此地的渔民就用天然冰块储存食物。据说哈尔滨这个地名就是满语“晒网场”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地名源自女真语,是天鹅的意思,在哈尔滨市区及近郊区的金代墓葬和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天鹅玉雕及天鹅佩饰,为这种天鹅说提供了实物证据。另外,还有说哈尔滨是蒙语“黑色的河滩”的意思,也许这里实在是生活过太多的民族了,所以会有这么多说法。而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大城市了,惟一不变的是哈尔滨人与冰的深情。飞机逆着猛烈的寒风朝正北方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转弯、下降,我透过狭窄的舷窗,看到了完全冰封的松花江那辽阔而壮丽的江面,在岸边散落如积木般的银白色的城市就是哈尔滨。关于哈尔滨,除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城市的冰与雪。直到上午9点,柔和的阳光才缓慢地照射在了空旷的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上,远方的楼群在一团薄雾中渐渐变成了剪影。39岁的工人王立广正慢慢地推着浇冰用的爬犁车走在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上,从爬犁车上的铁皮大水箱中滴出的水珠在地面上迅速结冰,王立广的身后留下了一层晶莹的冰面,这是他今天早上浇的第10桶水了。“把这么大的体育场变成一个标准的滑冰场一般要像这样浇15桶水,浇出的冰面才能够彻底平滑,哈尔滨人爱滑冰,这是冬天最好的运动,再过一会滑冰的人就要来了。”王立广边说边用一壶开水去浇爬犁上的水箱出水口,要不然就会冻上了,他干这个工作已经21年了,他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哈尔滨才真正地美丽起来。这里的人和冰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冬天的哈尔滨的存在,在东北,有一种说法叫“猫冬”,意思是说冬天不是干活的季节,应该窝在家里,而哈尔滨人却正好相反,零下20度的低温正好能激发人们的灵感。铲雪今年哈尔滨是暖冬,只下过两三场雪,大部分制作雪雕的雪都是用造雪机造的。做成一件成形的雪雕大概需要3天的时间,今年在这里举办的雪雕比赛将展出雪雕作品400余件,总用雪量达40000立方米。图为冰灯公园里,5个工人在铲一块七八米高的雪块,雪雕艺人准备把这块雪制成一条“鲸鱼”。在松花江畔的太阳岛公园里,29岁的侯广青从鹤岗赶来参加第14届哈尔滨雪雕比赛,他和两个同伴已经在这里精雕细刻了3天,现在正在为他的作品进行最后的修补工作。他拿起一块“软雪”填充在雪雕的一个缺口上,并用自己制作的工具把表面打磨平滑,这件作品下午就要完工了。“作为一个东北人,能参加冰雪活动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侯广青忙里偷闲跟我说。平时作平面设计的他说玩雪雕能给他带来最大的创造感,参加了10年雪雕比赛的他还经常被其他城市邀请去作雪雕和冰雕,候广青说冬天是他生意最多的时候,不过这生意也是从兴趣出发的,而在哈尔滨的冬天有些冰雪延伸出来的生意却是迫于生计的。冰城的标志傍晚时分,两个工人正把一块1米见方的冰块推过中央大街的方石路,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孩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这条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商业街,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穿着貂皮服装的男男女女,冰块和貂皮就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每年冬天,在松花江上,都可以看到一种特殊的职业,那就是采冰。去年哈尔滨各个公园和公共场所用掉的冰大概有4万多立方米,这些冰大部分采自冰封的松花江上,在冬季零下20多度的严寒里,采冰队先在松花江江面上选出可塑性强、质地密实的坚冰,然后他们分工合作,先在冰面上把冰用电锯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用钩子把冰钩上来,装上卡车运走。这些采冰队主要是来自市郊村子里的农民和渔民,冬季正是农闲和休渔的时候,他们便自发地组织起来采冰,赚点辛苦钱,他们集体工作采一块冰可以赚到2元钱左右,但这又是个危险和辛苦的职业,“采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冰冷刺骨的江水里去,一般人干不了这个活!”采冰队队长这么说。

责任编辑:www.00gvb.com_www.00gvb.com-【毋须博牌】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迪生创建3月25日回购9万股耗资38万港币 国防部:事实证明美方才是南海“军事化”真正推手 拜克斯35分方硕被罚下北京主场加时负深圳1-2 海马汽车景柱:电动汽车不可能完全取代传统汽车 阿根廷还是熟悉的烂!西媒:梅西一直在被拖累 商汤科技杨帆:纯粹的AI公司必须找传统行业结合 火箭被雷霆截胡,莫雷渴望与豪斯达成长期合同 特朗普“通俄门”调查过关但这场大戏还没有结束 App有没有窃听?在小红书搜索“意外怀孕”结果懵了 勇士搬进新家首位对手确认!10月6日詹皇将降临 林青霞同继女现身看展,与混血孙女温馨互动狠击离婚传闻 中信策略:4月A股\"三期\"叠加将现第二轮上涨最佳… 中国父母的挑战 渴望收益?美国散户今年可能再度追捧美债 阔别吉林艺术学院近28个月后张东航出任该院书记 男人能够为你做到“这些”,才是妥妥的爱你 波音公布737MAX软件更新计划称不会再出事股价涨1… 不到半年两起空难346人死亡埃航狮航空难疑相同 曼城强到变态!赢球只用半场利物浦咬碎牙也难追 崔钟勋接受9小时传唤调查深夜结束拒答记者提问 超越硅谷!紐約如何成為全球最佳科技城? 疑袁立丈夫被起底:80后诗人小女方11岁 NASA公布5颗土星小卫星外型似悬浮茶托和马铃薯 陆毅带女儿外出玩贝儿叶子一活泼一乖巧画风迥异 4月这些新规将施行第一条事关你我 又一起河北井陉卫健局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对象 《三重威胁》点映硬核打手云集荷尔蒙爆棚 淡马锡拟售10%的屈臣氏股权:这笔生意李嘉诚不甘心 完成第一步!国奥还要赢赢赢别让球迷再变成数学家 中国第一枚“OS-M”系列民营运载火箭首次发射失败 2018图灵奖颁布:授予三位人工智能“教父” 旭辉控股发行2.55亿美元的6.55%优先票据 瑞信:中国通号目标价升至6.48元维持中性评级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美股IPO(一):网约车巨头优步 江苏盐城爆炸事故:政府承诺负责所有受损房屋修缮 曝胜利夜店卫生间被用作连锁性侵的场所影片外流 美三大股指剧烈震荡触底反弹道指盘中跌逾230点 农业农村部谈“绝户网”整治:将集中销毁禁用渔具 高调宣布“反卫星”试验成功:莫迪的多重盘算 因徐灿看上了一个队!361度成M23职业拳击赞助商 乘客“霸座”致航班延误128分钟?中国国航回应 凤凰新媒体拟4.48亿美元售一点资讯母公司32%股权 贾斯汀比伯考虑升级当爸?与妻子正酝酿生育计划 曼联危机!博格巴自荐皇马想转会齐达内已心动 隋文静:为夺冠一月减重5公斤韩聪:还没滑够 传软银和亚马逊拟投印度一共享汽车平台:金额1亿美元 火蜜跪求莫雷!用戈登换榜眼签!选这个火蜜(图) 滴滴司机被害身亡警方:因精神崩溃无故将司机杀害 债券市场出现自金融危机前以来最大的衰退迹象 巴博萨:已准备好与加瑟基开战暂不考虑争冠问题 中概股周三多数下跌:优信涨逾5%搜狐、途牛跌逾2% 张韶涵强调该为中国原创骄傲被网友赞三观超正 MLBPlayball北京赛区落幕大成学校响尾蛇队… 杨旭:短时间丢三球局面失控沈指导有调整不想输 长安一汽东风与苏宁阿里腾讯到齐:合资进军共享出行 告知同意制度: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的屏障 美对欧盟发出警告称拖延贸易谈判是会有后果的 安徽淮北有座4个人的村小 欧盟为防务项目提供5亿欧元含研制欧洲无人机 小黄狗实控人自首易事特1.5亿投资30亿承诺订单悬了 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技术发展不是政府间的竞争 大获全胜!轮换无碍多点开花土帅之光霄鹏太伟大 俊知集团去年盈利3.45亿人民币派末期2.3港仙 学者:中国经济放缓中的老龄化因素有这些 东风风行T5L正式上市售价8.99-12.39万元 新兵王亮相东部战区海军举行高级士官晋衔仪式 “补贴时代”进入尾声:新能源车市场面临大洗牌 周杰伦要退出《好声音》?杰威尔回应了 男人能够为你做到“这些”,才是妥妥的爱你 警惕麻疹卷土重来 皇马豪掷5亿造银河3期!打包姆巴佩博格巴阿扎尔 市场监管总局:多款京东苏宁淘宝在售食品存在问题 科创板受理企业国盾量子:量子通信第一股潘建伟持股 四特酒检出禁止使用的甜蜜素企业称已全部召回 陈峰“复出”8个月再谈海航集团:八面来风吹不动 中国需求太火爆美国猪肉期货涨疯了 WTO裁定美国未能撤销一些针对波音的非法补贴 日媒:2019年日本大学排名出炉京都大学居榜首 为社区做贡献纽约州18名华裔女性获“卓越妇女奖” 全年GMV超227亿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云集赴美上市 独家专访美团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 韓國瑜首站香港香港特首午宴歡迎 最新股东户数揭秘:69股呈“红三兵”形态(表) 淘宝与拼多多拼刺刀,下沉市场的好戏才真正开始 云集赴美IPO:去年GMV仅227亿元不及拼多多1个… 10年期美债期货仍未填平缺口或预示进一步上涨可期 山东大规模采购团访韩进行商务洽谈 崩溃边缘!土耳其隔夜互换利率飙升到700%股市大跌5% 佛米加:我将打醒德维森然后挑战现任冠军塞胡多 华创证券:中国发展高层论坛释放了哪些新的政策信号 惠普黄天聪:全球舞台需要公平竞争环境 中国搁置马苏德列名申请是庇护恐怖分子?外交部回应 特朗普要求OPEC增加产量称市场脆弱油价过高 柔道国手举报村支书贪腐:两任村支书贪腐上千万 廖晓淇:跨境电商国际争端解决机制在讨论 土耳其将收紧供应来支撑里拉至少到地方选举结束 前村支书被柔道冠军举报贪污电话已无法接通 备受关注的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2007年以来首次反转 里程碑!韦德生涯得分突破23000分 纽约车展亮相林肯Corsair预告图发布 获奖片《地久天长》被批不真实也没有反思和赎罪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必要时将再次推迟升息 美陆军要练南海作战?专家:三等人想把中国当摇钱树 梅西最终还是删了约战武磊的话主帅这盆冷水及时 金融科技如何赋能新时代?毛振华、马骏等共做讨论 联讯策略:股指调整重心下移题材股成活跃点 大股东卡塔尔施压德银德商行合并再受阻 彩生活现获利盘挫逾2%去年多赚5成 英国拒绝追随美对戈兰高地立场:它是叙利亚领土 美拟向太平洋地区增兵数千:“动态部署”于伙伴国 应急管理部:中国正在研究建立国家应急救援航空体系 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又有3处矿坝随时可能决堤 董明珠演讲点名雷军方洪波:从十亿赌局到抢人战 我和袁姗姗差的不仅是马甲线还有她选包的眼光 康师傅续后急涨逾7%后现回吐超过2% 英议会将就脱欧协议进行“部分表决”前景不明朗 “国家队”砸近百亿搞共享出行就一定能成么? 向佐自曝求婚成功,与郭碧婷将“闪婚”?手上超大钻戒实力… 招商证券:美股调整是外资流出的重要触发因素 德银:下调北控水务目标价至5.3元维持买入评级 最受NBA球员喜欢的签名鞋:曼巴精神影响一代人 8分钟惨遭18分大逆转!欧文生日夜绿军不敌黄蜂 雷军:小米不依赖硬件赚钱看好5G在IoT领域的运用 华为P30发布之前,带你回顾P系列的前世今生 副部违纪为何不是中央纪委办案? 专业坑妻这个男人狂怼特朗普殊不知妻子心里苦 加州一號公路上值得停下來細細品味的14個觀景點 清华大学成立天文系纳入理学院暂无明确招生信息 Netflix拟在印度推低价订阅服务月不足4美元 涨!涨!涨!“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汇丰:申洲国际目标价升至109元维持买入评级 意大利副总理喊话美国:“一带一路”没什么好担心的 脱欧进程全梳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国乒主力阵容出战小世乒赛“卡塔尔魔咒”要提防 詹姆斯将观战韦德生涯告别!他后悔没赶上波什 黄金买起来美债收益率曲线敲响美国经济衰退警钟 互金平台资金争夺战开打!如何躲过多头借贷这趟雷? 恐怖张玉宁!10分钟闲庭信步2助奥运希望在他身上 中彰快速道車禍自小客起火駕駛葬生火海 诺奖得主看中国:二三十年后的中国会很不一样 邮储银行去年多赚近10%不良贷款双升 响水大爆炸事故保险业到底会赔多少钱 深圳最详细网贷退出指引解决出借人表决重大事项 四川成渝料货车差异化收费政策总体对经营影响不大 张燕生:脱实向虚的世界型趋势导致世界经济缺动力 贾跃亭等到新金主?九城董事长朱骏赴美参观FF公司 美联储终止货币政策紧缩行动特朗普“如愿”了? 巴萨又迎来魔鬼赛程!15天6赛三冠王关键阶段 欧阳娜娜就政治立场再发声:我是中国人 新京报:四川深度老龄化吸引本省劳力回流是关键 波音巨额订单幻灭国产大飞机迎新机 杰克-萨沃雷蒂首次登顶英国流行音乐专辑榜 银行理财规模和结构双双调整理财子公司蓄势待发 管涛:人民币国际化的几个历史瞬间 瑞银:华润置地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34.5元 看呆!梅西又让人开眼界了神技还能这么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阎晓明:国际传播需要具备用户意识 男友冷暴力代表要分手?教你三招化解“危机” 斯台普斯冲他喊Comeback!魔术师治下最大失误 量子物理虽好,但有什么用呢? 华为官网泄露P30Pro详细信息:后置四摄+双视视频 涉案1.3亿元!上海警方破获一起制售假冒普洱茶案 以色列AR创业公司宣布加入阿里实验室阿里:不予置评 朱民:小微企业融资困难本质上来说有三个不对称 喜马拉雅FM节目频现黑嘴荐股广告 14助攻盘活广东!难怪比大神都被他挤出大名单 美总统专机价格接近核航母特朗普被质疑根本没砍价 招商银行原支行长伙同多人骗取银行信用证:涉案1.5亿 向佐哥哥叫向佑?向太一家名字超有趣引热议 以色列AR创业公司宣布加入阿里实验室阿里:不予置评 多校自主招生设体质测试考查立定跳远肺活量等 彭博:无现金零售店应被禁止是对低收入消费者的歧视 马龙回归战卡塔尔赛世乒赛国乒有了“双保险” Lyft抢先Uber上市:融资23亿美元成网约车第一… 工信部拟撤销部分新能源车免购置税资格涉北汽、比亚迪、… 法制网评“曹园”违建事件:关门抗法理当受严惩 失望!1.6亿天王在巴西一样梦游巴萨买他真血亏 独家|IT领袖峰会前:余承东向马化腾推销MateX手… 坠机阴影笼罩舟山波音737MAX完工交付中心影响难… 华为高官:华为绝不会配合任何政府或情报部门 “五一”连休4天部长讲述放假背后的故事 这突如其来的骚…没错了,是熟悉的马刺出品! 美国流媒体付费用户首次超过电视付费用户 明明:监管趋严是主流消费贷难以进一步大幅增加 库里5中1汤神6中1?勇士打花只需认真一节 滴滴总裁探望遇害司机家属双方深夜达成补偿(视频) 滴滴司机被害身亡警方:因精神崩溃无故将司机杀害 突發!溫哥華的浪漫櫻花雨竟一夜間襲來,真是個讓人猝不及… 美联储放鸽推升金价之际空头大规模出逃 国奥马来西亚首发:希丁克祭出最强火力张玉宁冲锋 库鸟断崖式崩溃让巴萨糟心若卖他价格不低于1亿 特斯拉新董事长:在我看来马斯克发推特很明智 中石油:全年归母净利增长130.7%末期息每股9分 抹黑又抹紅韓國瑜評:酸言酸語扯後腿 法国巴黎银行陈兴动:2019年经济增长速度要比2018… 响水“3-21”事故核心区170米宽爆炸坑开始回填 在芯片领域中美厂商正在进行一场另类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