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oojbs.com_www.oojbs.com-【电子游戏】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05-21 17:47:17  【字号:      】

www.oojbs.com_www.oojbs.com-【电子游戏】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

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

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

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长篇小说连载:《城市的影子》 第一章 婚变(上) #标题分割#第四章宋局(下)九月的济南,正是初秋时分,太阳的光,暖暖的,秋高气爽,气温适宜。  因为星期天休息,太阳已经老高了,金宁宁才起来床。洗漱以后,她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如何吃早餐的问题,因为局里的食堂今天不开火。她知道,出去局大院,向东不远,就有卖早餐的小摊。她觉得,还是应该去吃点什么东西,就下来办公楼,走出大院,来到了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要了一碗济南特有的粥类美食,甜沫。甜沫很好喝,不愧为济南有名的小吃,里面杂有花生米、粉条、菠菜和五香豆腐干,咸淡适中,口感特好。  回到办公楼三楼的宿舍以后,她开始考虑,应该买一点什么礼物,以送给曾天启的妻子小卜。昨天下午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她已经与曾天启约好了,今天中午要到他们家里去串门,去认识一下他的妻子小卜。她早就听同事们说了,曾天启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非常年轻,是一位知性的女人,两个人的结合,充满了曲折惨烈的故事。每天工作在一个办公室,天天见面,偶尔也会与曾天启谈到他的妻子,这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大老远的泰安,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济南男人!虽然在平时的接触中,在言谈话语中,她也知道,曾天启确实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中年男人,虽然文化不高,但是语言风趣,思维活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性格特别开朗,从来没有怨言和责备,大度而有胸怀,是一个挺棒的男人。  交通局的办公楼与宿舍,直线距离也就是三四百米,如果没有大院的院墙,从办公楼下来,径直走过去,不超过三分钟。金宁宁没有外出买礼物,她想到了在自己的旅行箱里,有一幅国画,那是一副牡丹图,是山东画牡丹的名家王企华先生的作品。这是上个星期天的时候,她代北京的外祖父,去看望济南的老故交王企华,临走的时候,王企华先生送给她的礼物,她想把它当做礼物再送给小卜。金宁宁在北京的外祖父,是一位满清的遗少,有真正的皇族血统,还是一位全国著名的画家,是京津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与山东的几位著名书画家多有交往。因为经常接触,耳熟能详,她从小就对书法、绘画和收藏有着基本的了解。  出了大门,右拐,转过墙角,再向南,顺着小路继续走几步,就是宿舍朝西的铁质小门。上来狭窄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宿舍,就是曾天启的家。金宁宁刚想敲门,门就开了,是曾天启。在朝西的玻璃大窗户上,他已经看到了金宁宁的身影。  因为早就互有所闻,小卜欢快地跑到门口,热情地把金宁宁拉了进来。然后两个人对望着,互相审视着对方,心情愉悦,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还真的有一比,金宁宁是局花,是局里公认的漂亮姑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采,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庄重而充满朝气,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秋装,十分合体,一头乌黑的秀发,很自然地披散着,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主人小卜,则是一个美丽的少妇,仪态万方,因为已经结了婚,更加充满了女人的成熟风情和别样韵味。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一见面,便坐在外间条桌旁边的两把椅子上,亲切地拉着手,话语便涌出来,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谈起了女人们喜欢的话题,并且立即成为了好朋友。经过相叙,小卜比金宁宁大一岁,金宁宁就以姐姐称呼小卜。  看着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特别有缘,曾天启心里十分高兴,趁着她们俩唧唧喳喳地说着话,便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他知道,金宁宁中午没有地方吃饭,局里的食堂星期天休息,没有宿舍的单身职工,如果要吃饭,只能到外面买着吃。曾天启住的房子是隔开的,是里外间,外间的空间很大,他不用和别的同事一样,因为屋子小,从屋子里切好了菜,然后到外面走廊上的炉子上去炒。曾天启让两个女人到里间的卧室里说话,自己就在外间的煤油炉子上炒起了菜。饭菜很简单,一个肉丝炒芹菜,一个鸡蛋炒西红柿,一个猪耳朵拌黄瓜,还馏了三个昨天在食堂里买的馒头。  饭菜做好了以后,曾天启便喊屋里的两个女人出来吃饭。小卜和金宁宁听到喊话,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互相谦让了一下,三个人便围坐在吃饭用的长条桌子旁边吃起来。长条桌和椅子,还有床,都是公家的东西,是曾天启从局里借的。气氛热烈,三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欢声笑语,话题主要是围绕着金宁宁送给小卜的礼物,那是一张四尺三开的画心,很大,是山东画家王企华的作品。小小的年纪,又是一位姑娘,金宁宁竟然如数家珍般地谈起了中国当代的一些著名书画家,包括山东的一些比较著名的书画家,于希宁,蒋维崧,魏启后,还有王企华等。小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对于金宁宁的侃侃而谈,肃然起敬。  曾天启知道一点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金宁宁,局里业务股的白英谦,是工农兵大学生,文化水平很高,书法也很好,是齐鲁画院王仲武先生的入室弟子,写着一手漂亮的魏碑,而且文章写得也不错,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个通讯、散文什么的,是局里公认的才子。可能是在全国的知名度不高,金宁宁没有听说过王仲武的名字。但是金宁宁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对曾天启道:“既然小卜姐姐没有工作,为什么不自己干点什么买卖,挣点钱,以填补家用?比如经营个名人字画什么的,同时进行字画装裱?现在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起来,文化品位也高了许多,未来喜欢艺术品收藏的人肯定很多,市场潜力巨大。”  “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当下社会上两个十分有名的口号,前一天,区里就开了一个大会,对辖区内先富起来的一些“万元户”进行了表彰。曾天启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作为办公室副主任,这方面的文件和讲话,接触的特别多,他也喜欢了解。而且,他的生活确实困难,经济紧张,这是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小卜的老家在泰安,因为没有济南户口,没法安排工作,家里经常是寅吃卯粮,捉襟见肘,生活可为艰难,这是让曾天启天天思考和忧虑的一件事。他早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了,能够在收入上有所进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但是苦求无门。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虽然还可以,但是再邮寄给父母和孩子们一半,剩下的钱就不够两个人花了,已经好几次了,下半个月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他只能到局里去借一点,等到发了工资的时候再还上。  看到曾天启若有所思的样子,金宁宁提议说,“如果有兴趣,需要这方面的关系,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我外祖父是这方面的大家,与山东省的几个著名书画家多有联系,更是与北京的一些全国著名的大画家关系相熟。但是,要想干这个买卖,得需要一部分先期投资,因为到那些著名的书画家家里拿画,是需要现钱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困苦是进取的动力。金宁宁的话,对于曾天启很有启发。而且,小卜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家里闲着,不外出工作,也不是一回事!曾天启是一个聪明的人,可为见多识广,他也有这方面的能力。多年以来,因为同李区长一块工作,两个人的关系特好,尤其是在**时期,李区长落难的时候,两个人的真诚交往,可为莫逆之交,现在的关系就像是铁哥们。而且在区里工作的时候,他的交往也很广,跟着李区长,见到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书画界的一些人,他也曾经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因为区里就有书画家协会。再说,凭他与李区长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让李区长给予帮忙,打个招呼什么的。山东的一些著名书画家,许多就在历山区辖区内的一些高校工作,通过区里的一些领导,完全可以接触到他们。过去他就知道,现在书画家们的书画作品,价格也不怎么贵,目前山东地区名气最大的,如于希宁的梅花,也就是百八十块钱一张,而刚刚调往北京工作的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法,一副字,也就是四五十块钱,其他大家如魏启后先生的作品,一副字也就是二三十块钱。  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社会还不富裕,一切都在渐渐地恢复,人们还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在一些有着较高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里,收藏才刚刚兴起,可为时尚。金宁宁因为有这方面的家学和知识,如数家珍一般,为曾天启两口子谈到了她的外祖父,一位清朝的遗少,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是中国书画界的大家。可惜,解放以后,那些高雅的东西,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都被当作了封资修,受到了压制和贬低,甚至在被收缴,被焚毁。只是到了三中全会以后,百废待兴,科学和文化也开始复兴,书画、文玩和其它的艺术品收藏,作为比较高雅的东西,又开始走红了。  曾天启心动了,凭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他认为,金宁宁的想法是非常可行的,而且是超前的,通过个人的努力,再通过必要的人脉,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目前捉襟见肘的现实生活。现在,社会的所有方面,都已经启动起来,深圳,辞职,下海,经商,发财,倒爷,个体户,迪斯科,牛仔裤,经济特区,停职留薪,这一些名词,天天在报纸上出现,可为铺天盖地,诱惑着那些有思想、有魄力、有关系和有文凭的人们,许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以使自己成为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可是,经商需要资金,到哪儿弄钱去呢?  吃过午饭,金宁宁就走了。小卜言犹未尽,依旧恋恋不舍,两个人就像是亲姐妹,并且说好,下个星期天还来。  忽然有一天,宋局长的家里出事了,他的夫人自杀了。  宋局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慷慨大方,因为与朋友和同事们经常在外面聚餐,而且还喜欢一个人买单,每个月拿回家去的工资,有时候才四五十块钱。他的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伴,因此经常和他吵架,每每抱怨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家庭过日子!”虽然经常受到妻子这方面的指责,但是他几乎没有改变,依然我行我素,还是喜欢与自己的下属们一块在外面喝酒吃饭。宋局长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老二是个姑娘,在章丘的一个交通技校上学,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因此家里特别需要钱。作为局长,一个月有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收入,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宋局长出手大方,过分的大咧,并且十分廉洁,不愿意沾公家一分钱的光,尤其是与朋友的私事特多,经常不回家吃饭,因此造成家里的经济状况特别困难。  宋局长的夫人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人,可为贤妻良母,见到丈夫老是这样,再三进行劝阻,但就是没有用。那天晚上,下班以后,回到家里,他把局里已经发了好多天的工资,一共六十多块钱,递给了老伴,老伴一看,还是这么少,也就是工资的一半,便急了,与他大吵了一顿,不断地指责他,不会节约,不会过日子,不顾家,最后实在是气不过,还把桌子上的钱全撕了,又把一只铁皮暖瓶摔在了地上。可能是正处更年期的缘故,一个时期以来,宋局长的妻子,老是无端地发火,或者性情抑郁,闷闷不乐,还经常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哭泣。因为宿舍里住的都是区政府的一些领导和同事,也为了让老伴消消气,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就叹了一口气,就一个人出了门,下来楼,来到大院外面的马路上。他想一个人溜达溜达,一块散散心。  已经进入冬季,嗖嗖的东北风刮着,天气十分寒冷。天已经黑尽了,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已经过了晚饭的时候,人们大多在家里休息。  宋局长一个人,心情郁闷,顺着西去的马路,散漫地走着,半个多小时以后,他来到了一条南北方向的排洪沟,那是济南市规划中的东外环路。他看了看手表,嗯,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候,老伴的气,应该也消得差不多了,可能已经上床休息。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他就折了回来,开始回家。顺着来时的路,慢慢悠悠地,他回到了区政府的宿舍,上到了二楼自己的家。进门一看,门厅里没有妻子。儿子小华,因为正在上初中,课程很紧,屋子里的灯仍旧亮着,可能还在学习。他来到卧室门口,见到里面没有亮灯,知道老伴可能因为生气,已经睡下了,便轻轻地推开了门。紧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农药气味。  不好!他一个机灵,马上拉开了灯,只见老伴卷曲着身体,痛苦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经昏死过去。啊,老伴喝农药了!宋局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忙呼喊正在学习的儿子。上初中的小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听到父亲的呼喊,立即跑过来,见到母亲喝了农药,急得要哭出来。宋局长赶忙指挥儿子,立即到门口的传达室,去打120急救电话,喊救护车来。在区政府的宿舍里,只有门口的传达室里有电话。  十多分钟以后,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立即在床上对病人进行了基本的施救。宋局长老伴喝农药的时间,可能已有一个多小时,剧毒的农药已经部分进入血液,病人已经昏迷,没有意识。情况紧急,必须去医院进行急救,在宋局长的帮助下,两个医生用担架把他的老伴抬上了楼下的救护车,然后拉响了警笛,就风驰电掣般地送去了最近的中心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专业地忙活着,有条不紊。他们首先对病人进行了催吐和洗胃,之后,又进行了输液,但是病人仍旧昏迷不醒,就像是一截木头,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反应。宋局长一直站在旁边,陪护着老伴,心里充满了懊恼,不住地唉声叹气。医生见此,便让他到急救室外等待,因为他帮不上什么忙。在急救室外,隔着玻璃,他望着病床上的妻子,黯然神伤。一位中年男医生出来告诉他,他的妻子喝的是敌敌畏,因为喝得剂量太多,发现的太晚,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即便是抢救过来,也可能留下后遗症。宋局长感到纳闷,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有敌敌畏?一定是早就预备好的,提前买下的。想到这里,他开始更加责备自己,后悔自己没有留意妻子的思想状态,都是自己不好,办事粗枝大叶,尤其是对于钱财,始终不大放在心上,致使每个月的工资,都不能全额交到妻子的手里,日积月累,造成了妻子强烈的抵触情绪,不想活了,然后偷偷地买了敌敌畏,藏在家里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等到看到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又没有全部拿回家去,妻子就真的绝望了,同自己吵架以后,看到自己外出了,就寻了短见。  想到一块生活了好几十年,为自己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忙活了半辈子的妻子,忍不住,宋局长也暗暗地掉下了眼泪。  好几天了,宋局长都没有上班,为了照顾妻子,他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的妻子,经过抢救,已经逐步地脱离了危险期,基本康复了,经过住院观察和会诊,医生认为已无大碍,需要回家静养休息,就让她出了院。但是,回到家以后,他的妻子一个劲地诉说自己头痛,浑身无力,而且还经常迷糊,不能坐得时间太长,并且精神也不稳定,时常出现烦躁情绪,有时候还伴有不自觉的抽搐。宋局长看到妻子的病况,知道这是喝农药以后的后遗症状,十分担心,又把妻子送进了医院。  第二次住进医院,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十分重视,组织专家,精心地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了一次会诊,出具了权威的治疗恢复方案。但是治疗了几天,效果仍不明显。最后,主治医生给宋局长提议说,中毒后遗症的完全康复,最好使用高压氧舱,以进行辅助治疗。医生的专业说法,宋局长没大听明白。主治医生又解释说,病人的抽搐,增加了机体的代谢困难,需要增加氧气量,而高压氧舱疗法,是缺氧症的治疗设备,其高压氧的力度大,可以提高体内组织的含氧量,直接利用氧量解决缺氧问题,对于预后非常有帮助,同时伴以药物控制,效果会更佳。  医生又给宋局长出主意说,因为是高科技设备,价格昂贵,中心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整个济南的所有医院,据他所知,可能都没有高压氧舱。青岛那边的海军部队肯定有,因为有潜水兵,需要减压,因此,如果进行高压氧舱疗法,必须要到青岛去。  听了医生的话,宋局长非常失望。青岛的海军部队,这上哪儿联系去?  因为宋局长请了几天的假,作为局里的办公室主任,曾天启数次代表局里,到中心医院去看望局长夫人。正好,这天下午,在医院的病房里,宋局长与曾天启谈到了医生的话。曾天启若有所思,便向宋局长提议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因为区里的武装部,与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也是上下级关系,为什么不去麻烦一下李区长,通过李区长和区武装部,紧急联系一下济南军分区和省军区的一些领导,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继而再联系青岛的海军基地,使用部队的高压氧舱,来为局长夫人治疗中毒后遗症。  正在焦头烂额的宋局长,听了曾天启的建议,忽然感到了希望,立即让曾天启开着局里的吉普车,拉着自己,去到区政府,找到了李区长,如实说明了情况,请求给予帮助。李区长一听,老部下家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区里的武装部长,让他与军分区和省军区联系一下,想想办法,毕竟人命关天,救人要紧。区武装部长,是前一年从总参某部队转业的一位副师级干部,姓赵,作风严谨,为人热情,对于李区长的指示十分重视,立即叫上吉普车,去到了济南军分区,找到了军分区领导。军分区领导一听,认为这牵扯到军民关系,也非常重视,立即找到了省军区后勤部的一位领导,说明了情况。后勤部的领导见此,立即组织相关部门领导,为了密切军民关系,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危,作为特别事件,马上进行安排。为了抢时间,立即通知济南的东郊机场,派一架直升机待命,接到病人以后,直飞青岛的某海军部队基地。  人民群众生命的安危就是命令,部队的工作效率是非常之快速的,当天中午,省军区就调派了一架直升机,作为特别航务,在济南的东郊机场待命。下午,宋局长的妻子,就被救护车送到了机场,立即抬上了飞机,然后直飞青岛。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宋局长的妻子就被送到了青岛的某海军基地,因为那里有救命的高压氧舱,并且部队还专门调派了两名军医,协同为宋局长的妻子进行治疗。  宋局长没有跟随妻子到青岛去,他的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向单位请了假,一直在青岛陪护着母亲。二十多天以后,经过每天一次的高压氧舱综合治疗,宋局长的妻子总算是完全康复过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经过了这个事件以后,宋局长接受了教训,除非特别情况,一般不在外面与同事们喝酒吃饭了,发了工资,也开始全额交给自己的妻子。

福城桔塘社区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在音乐老村畅享欢乐时光。桔塘社区组织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享受惬意时光。深圳新闻网讯“在古村落彩绘瓶子,别有一番风趣。”3月17日,福城桔塘社区组织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彩绘家里闲置的各式各样的瓶子,以桔岭音乐村为素材,在寂静的村落里享受绘画带来的惬意时光。“这里以前是桔岭老村村民居住的地方,这里以前是碾米房,这里以前是鱼塘.……”在桔岭音乐老村,党员志愿者绘声绘色地介绍着老村百年前的风貌。一番畅游后,亲子们迫不及待地围成一个圈,开始彩绘瓶子,你来绘画,我来调色,亲子们同心同力将桔岭音乐村的元素呈现在瓶子上。约莫一个小时后,经过亲子们精心的挥笔涂抹,一个个平凡的闲置瓶子巧妙变身成传承客家文化的小摆件。当一幅幅充满艺术、充满人文气息的画面“跃然瓶上”,亲子们不由自主地露出灿烂的笑容。“住在桔塘社区这么久,都不知道附近有个这么美的古村落,今天带孩子出来参加活动一睹音乐老村的风采,让孩子了解到本地的客家文化,有趣、有意思!”李女士说道。据社区介绍,畅游桔岭音乐老村、彩绘瓶子,旨在促进本土与异地的交融,让参与者在活动中不仅能享受到彩绘带来的互动体验乐趣,更能获得一次立体、完整、全面的客家村落文化近距离体验。桔塘社区党委希望社区传统客家文化、故事走进来深建设者家庭中,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让传承更加有趣、更加走心,让社区文化凝聚居民力量,让社区居民成为社区治理的主人,参与社区建设。福城桔塘社区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在音乐老村畅享欢乐时光。桔塘社区组织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享受惬意时光。深圳新闻网讯“在古村落彩绘瓶子,别有一番风趣。”3月17日,福城桔塘社区组织带领30对社区亲子畅游桔岭音乐老村,彩绘家里闲置的各式各样的瓶子,以桔岭音乐村为素材,在寂静的村落里享受绘画带来的惬意时光。“这里以前是桔岭老村村民居住的地方,这里以前是碾米房,这里以前是鱼塘.……”在桔岭音乐老村,党员志愿者绘声绘色地介绍着老村百年前的风貌。一番畅游后,亲子们迫不及待地围成一个圈,开始彩绘瓶子,你来绘画,我来调色,亲子们同心同力将桔岭音乐村的元素呈现在瓶子上。约莫一个小时后,经过亲子们精心的挥笔涂抹,一个个平凡的闲置瓶子巧妙变身成传承客家文化的小摆件。当一幅幅充满艺术、充满人文气息的画面“跃然瓶上”,亲子们不由自主地露出灿烂的笑容。“住在桔塘社区这么久,都不知道附近有个这么美的古村落,今天带孩子出来参加活动一睹音乐老村的风采,让孩子了解到本地的客家文化,有趣、有意思!”李女士说道。据社区介绍,畅游桔岭音乐老村、彩绘瓶子,旨在促进本土与异地的交融,让参与者在活动中不仅能享受到彩绘带来的互动体验乐趣,更能获得一次立体、完整、全面的客家村落文化近距离体验。桔塘社区党委希望社区传统客家文化、故事走进来深建设者家庭中,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让传承更加有趣、更加走心,让社区文化凝聚居民力量,让社区居民成为社区治理的主人,参与社区建设。




(www.oojbs.com_www.oojbs.com-【电子游戏】)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oojbs.com_www.oojbs.com-【电子游戏】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被控深吻性騷拜登堅決否認 8天没更微博粉丝爆哭欧阳娜娜安慰:怎么会不要你 海澜之家宣传费逾6亿借力娱乐营销求甩土味包袱? 大飞机学院落地鄂尔多斯:为国产大飞机输送人才 医学专家为詹皇鸣不平:他本该伤停6个月! 红星美凯龙跌逾4%去年多赚近一成惟减派息 英国脱欧恐延期一年?高盛:这种情况变得愈发可能 康州小學槍案7年受害學生父親自殺 快讯:蒙牛乳业涨近6%领涨蓝筹去年净利同比增48.6… 幼儿园老师用手机拍摄男学生下体照片3人被行政拘留 研究:同性社交App热拉数据泄露涉及530万用户信息 吃货!库里心中这队爆米花最好吃斯台普斯垫底 大溫一周好去處:3月29日-4月5日溫哥華櫻花節如期… 美军派侦察机全程监视印度反卫星并否认是间谍行为 华为郭平:美国要接受其它国家公司能够成长的事实 北京市制造业等行业新设市场主体占比降至21.9% 泫雅下一步要带火的估是链条包吧 乐信CEO肖文杰接受央视采访:5G加速新消费时代到来 波音麻烦不断:遭遇难者家属起诉被指获非法补贴 Lyft登陆纳斯达克创始人洛杉矶远程敲钟 西媒关注武磊梅西同场PK他带病坚持踢完比赛 本赛季最牛X的绝杀!中场线后2步!压哨打板! 西人主帅:武磊没达到梅西的水平这么比不正确 《都挺好》“苏母”陈瑾发话了:想向苏明玉道歉 将入局医疗器械行业?华为:只做可穿戴设备及连接 忠旺2018年收益256.0亿涨31.6%派发股息每… 豪华活人墓:为信仰而建,还是为虚荣而建 两全其美!外媒:“跨代住房共享”越来越受欢迎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大摩升润地至41.15元评级增持 映客2018年实现营收38.6亿元 武大:17年前曾出台规定穿和服不能入校赏樱花 有望大涨40%,为什么分析师依然不推荐买入特斯拉? 名宿称NBA应该设立年度复苏奖这个奖属于罗斯 吃货!库里心中这队爆米花最好吃斯台普斯垫底 两战狂砍53分却遭冲动惩罚给力根是新疆X因素 台股開高走低收盤僅只漲1.59點 央行: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宝宝决定妈妈泌乳量 贤能集团取消厦门商住空间项目由南安项目取代 心里没你的男人,微信上才会这样回复你 波士顿动力新机器人:可搬运纸箱整齐程度和常人无异 科林本尼马强麦登超强卡司合作新片门德斯执导 成功移美,其实你只差一个博达 上交所披露受理深圳传音等9家企业科创板上市申请 利拉德36分开拓者6连胜特雷杨准三双老鹰折翅 林心如名誉权纠纷判决书下达宋祖德将登报致歉 美油库存意外攀升周三国际油价收跌 5年1.58亿!独行侠为司机接班开价他会签吗? 朱辰杰:奥预赛后以调整为主尽全力帮申花走出困境 江铃汽车陆风X7被裁定抄袭路虎极光:即刻停止生产 三位深度学习之父共获2019年图灵奖 今日北京风力减弱天气晴好适宜外出 一封电子邮件,是怎样骗走谷歌、FB上亿美元的 英超-拉姆塞拉卡泽特进球阿森纳主场10连胜进前3 孙杨:还能顶得动坚持1500自锻炼意志+回报教练 美债曲线倒挂的前世今生:倒挂降息衰退会再次重演吗 国家禁毒委新任副主任曾卧底贩毒集团(图) 华晨宇同学曝其昔日恋情分手后躲车里偷看旧爱 就现代私塾问题给编辑的信 中芯国际2018年度收入33.6亿美元同比增长8.3… 美航管局:自己处理所有飞机认证需增加1万人手 深100指数的前世今生:折射中国经济变迁与发展 咪蒙“死了”,但“咪子咪孙”可能出来了 瑞信:中国重汽目标价升至9.3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湖人铁卫膝盖手术休战12周!四少一年报销三人 金融开放竞争中性被热议这场论坛传递了什么信号 22岁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遭绑架女友目睹全部过程 两架俄空军飞机搭载士兵和装备降落委内瑞拉(图) 直击|高宏亮:5G是个大事5G+是未来非常好的投资机… 交通银行:2018年净利升4.85%至736.3亿元 合肥市市长凌云:合肥迎“长三角”重大机遇 破坏张杰谢娜婚姻?被封杀大半年?拉赵丽颖洗白复出 余承东宣布新目标:华为全球第一荣耀中国前二 那些三观正的渣男,还有抢救价值吗? 阿里腾讯进军发票数字化产业5.17亿入股百望股份 龚能:人何以为人——意识的生物基础 最高级别今年首个森林火险红色预警发布 “非洲阿里巴巴”Jumia即将赴美上市筹资约1.9亿美… 巴尔或将发布首个\"通俄\"报告结论,调查仍将持续..… 补贴退坡、盈利承压:比亚迪转型面临“阵痛期” 万物互联启新篇今年会是5G元年吗? 世预赛又要凉?国足两战缩水12分!种子席位要没 特雷莎·梅欲发起第四次议会投票暗示可能举行大选 当女人不再爱了,会有这3个“小动作” 首批虚拟银行牌照来了!众安已正式接受首批用户注册 中海油飙逾2%获大摩上调目标价 黄光裕被出狱国美系股价震荡 孟耿如送别弟弟哽咽哭红眼黄子佼陪伴难过不语 洗白来得太突然!郭京飞自侃文案枯竭向网友征集 蔡奇:让北京这座伟大城市更加有里有面儿 联讯策略:4月十大金股及市场展望 招商证券:航空业供需将改善南方航空乘势而上 德政府拟追加500亿欧元投资改善火车晚点等问题 日本新年号公布后产经新闻号外竞拍价涨破2600日元 北京城市服务中心开业小鹏汽车2019年交付目标4万辆 创维数码下跌6%跌穿10天及20天线首三季赚4.2亿… 2018年智能手机代工哪家强?三星第一、富士康第二 360鲁大师或于4月11日通过港交所聆讯5月中上旬上… 土耳其地方选举开始埃尔多安恐失去对大城市控制 美国上诉法院拒绝阻止“撞火枪托”禁令 百度动刀硬件部门:合并小鱼在家前锤子CTO钱晨加入 郭明錤:下一代iPhone电池容量或比iPhoneXS… 虽被低估但Twitter上行空间或许依旧非常有限 莫迪刚刚公开了一个震动世界的大新闻 中国宏桥3月25日回购800万股耗资4483万港币 格力停牌现三大猜想:国资退出阿里入股董明珠接盘? 健身前怎么热身?这3个动作帮助自己舒展胫骨 新华特稿:智能制造连接工厂与未来 满载中国游客大巴泰国侧翻:13人受伤其中7人重伤 平成时代进入倒计时看看日本人怎么“凑热闹” 图|徐灿抵达上海领金腰带机场偶遇邹市明合影 为吸引年轻人买股票东京证交所拟降低投资门坎 李晓鹏谈支持民营及小微企业: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陈华:唱吧进入再次自我创新和挑战的阶段 工信部:1-2月电信业务收入2208亿同比增长1.9… 饒舌歌手Hussle遭幫派槍擊身亡 韩国瑜赴陆拼经济被诬“卖台”回击称只懂卖菜卖鱼 NCAA-爆冷!头号种子北卡不敌奥本大学止步16强 梅姨要被架空?政府失去脱欧主导权黄金TD一路高歌 上汽大众途岳将新增入门车型搭载1.2T发动机 俊知集团去年盈利3.45亿人民币派末期2.3港仙 城市人口竞争谁是赢家?西安郑州加入千万俱乐部 巴西前环境部长:科学家必须像政治家那样发挥作用 1正国17正部参加的高规格论坛 猫眼娱乐高管解读财报:高质量内容需求越来越大 广州白云区1776个经济社组建1710个党支部 中国奥园申请强拍燕贻大厦 国泰航空斥资49.3亿港元收购海航旗下香港快运航空 A股独自大跌多头嗅到了什么威胁? 美国第一季度汽车销量预计达294万辆为六年来最低 4月观影指南:复联4能否刷新纪录? 蹊跷“摔伤”当日向组织自首的厅官贪腐细节披露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落马他是第3个 原油市场三国混战,Traders在跟谁做交易? 中美学者发现男性不孕不育新致病基因(图) 英国胖女孩重达244斤减掉54斤后成为大码模特 彰化兒童節活動熱鬧登場庄腳囝仔好幸福 胡滨:我国设立监管沙盒的条件、时机已成熟 每天上班不知道穿什么?学NANA·郑恩彩·金智妮百搭… 投資人謹慎 台股震盪小跌16點 李保芳:茅台现在年产量只够6000多万个家庭喝1次 容祖儿称自己演技只能拍动画片觉得阿Sa会拿影后 王子文谈原生家庭:是这辈子都带着的创伤 甄子丹遭岐视离场关之琳力挺:子丹不会胡说八道 马来西亚为何看中了中国战机性价比远超欧洲装备 东航官网“销售”南航机票航司抱团再战OTA? 達拉斯周末活動:大德州啤酒節,芭蕾舞劇,電影《小飛象》… 回应西方“贸易歧视”大马总理称将购买中国战机 单霁翔: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故宫文创要把握好度 网传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撤档片方:尽全力 减税来了:制造业最受益汽车地产医药业减税规模最大 许家印:恒大布局新能源汽车不是情绪化的决定 查尔斯王子代表英国王室访问古巴美国不高兴了 华为P30系列评测:DxO第一的水平究竟如何 天链二号01星成功发射和空间站视频通话就靠它 匡威“摇号售鞋”价格飙升至上千不准穿其他品牌衣服进店 火箭被雷霆截胡,莫雷渴望与豪斯达成长期合同 美国1月份贸易逆差收窄进口中国商品大幅下降 中骏集团控股拟进行发行票据用于境外债务再融资 开盘:关注国债收益率变动美股周三高开 詹皇27分湖人主场3连胜沃克24分黄蜂前景渺茫 第8届UFC国际格斗周公布名人堂仪式+UFC239压… 设计师张帅辟谣范冰冰开美容院:只是帮我监工 德银:吉利汽车目标价升至18.15元维持买入评级 男嬰嘴破媽媽以為腸病毒原來吸奶嘴太用力 周杰伦转发阿信求救文逗趣吐槽对方:怎么不早说 詹姆斯调戏被晃飞的老队友没想到没一招反杀 武磊有群勤快队友!跑动距离西甲第2巴萨倒第1 云南一在建隧道爆炸知情者:隧道内瓦斯含量高 美国西雅图发生枪击案:已造成1死3伤1名嫌犯被逮捕 LadyGaga与克里斯蒂安分手因其控制欲太强烈 特斯拉Model3产量创新高?外媒预计一季度超7.2… 乐视网退市大局已定:预计2018年归属股东权益为负 马云湖畔演讲:做企业就像种地时刻准备应对波动 骑行季都来共享单车共同涨价1小时收2.5元 莫文蔚天津开唱献《五环之歌》追思好友张国荣 华为P30系列评测:DxO第一的水平究竟如何 天链二号01星成功发射和空间站视频通话就靠它 雷霆主帅20年前德国寻诺天王失败!原因看哭了 藤间斋出身歌舞伎世家练习刻苦散发成熟儒雅气质 《歌手》突围赛龚琳娜原调演绎《青藏高原》 故宫院内考古发现:南薰殿现明清排水沟 假面硬苹果,重新做回软自己 北京冬奥要拿最好成绩国家队将探索多种组建模式 数字经济超过工业成为英国最大经济部门 苹果转型服务四大看点:从苹果新闻app到可返现信用卡 A妹坦露重新爱上音乐变劳模上线新歌曲不断 中天新闻台遭台当局处罚:关于韩国瑜的报道太多 里昂:中海物业目标价升至4元维持买入评级 西人主帅:武磊没达到梅西的水平这么比不正确 一季度全球并购活动下滑17%英退欧不确定性拖累欧洲 杨旭:短时间丢三球局面失控沈指导有调整不想输 配资春又回配出一个大牛市? 全新一代本田飞度假想图曝光2019年秋季发布 钯金黄金缘何连环暴挫?今日关注脱欧和中美谈判 华为2018年销售收入7212亿研发费用占其比重14… 韓國瑜:賴清德說清楚台灣方向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