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ojbs.com_www.oojbs.com-【现场游戏】

来源:索尼董事长平井一夫退休1年前卸任CEO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6:01:32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标题分割#全国招聘干部,深圳首开先河  1981年,深圳决定主动出击,“走出去”招聘,向全国各地要人。当时,“招聘”一词还是深圳从香港学习来的“舶来品”,这对于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干部一般都通过调配、安置、指令安排的全国各内地城市,十分新鲜,深圳在人事制度的探索上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而,招聘初期也遇到阻力。由于全国上下都处于刚刚复兴,竭力发展的时期,内地人对深圳所知甚少,其他单位也不是很愿意轻易地将人才转手给深圳。“当时全国人事还是以分配为主,人人有固定的岗位。人才基本上属于‘单位所有制’,即你在我这里工作,到底是让你走还是不让你走,由组织说了算,个人是不能自由流动的。”蔡云九说,社会招聘的做法并非和哪个单位都讲得通。  为了能顺利招到人才,求贤若渴的深圳向中央申报情况,并获得了中央组织部支持特区到各地招聘的通行证。有了这个“尚方宝剑”,1982年,深圳兵分三路开赴北京、上海、天津招聘时遇到的阻力明显减少,不过,应聘者仍是看热闹、打听信息的人多,真正决心要来的人少。但随着深圳知名度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也迎刃而解,深圳外出招聘的城市范围也从京、津、沪扩大到了沈阳、长春、西安、武汉等地。  “当时招聘团每到一处,都要在报纸,电台以及各个单位设点宣传,同时开出了较高的工资条件。”蔡云九说自己当时在国家人事局每个月收入是62元,而深圳职工的平均工资已是82元,再过两年更是超过110元。“行政指导”加上吸引人的工资条件,通过自愿报名和组织推荐两个基本途径,深圳终于挖到了人才的“第一桶金”。  “包括后来的市计划局局长,组织部副部长,以及叶挺将军的儿子叶华明等人都在那个时候来到了深圳的。”蔡云九说,当时深圳各路人才都缺。先来的干部又介绍了新一批干部前来深圳,湖北二汽等一些企业则纷纷带了项目和资金到深圳投资,办事业,又使得一批国内人才落户深圳……如同滚雪球一般,主动来深建设的人才越来越多。  上世纪90年代初,“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人才调配的计划指标和企业真实需要的人才构成之间又出现了严重矛盾。其中,以人才流动问题最为突出。一方面,对外地来深的人才要想办法让其各得其所;另一方面,对已流入深圳,有工作但学非所用的,也要给其提供一个兼容的平台。全国首个人才市场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深圳已渐显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形态,“孔雀东南飞”的现象使得外出招聘已不再必要。但处在飞速发展时期的深圳,给予计划调配的人才数额却没有随着经济一同上涨,反而实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政策。  “人事口每年准允调配的名额只有7000人,再加上组织部、劳动局以及公安局各口的计划调动人数,一年也只有几万人。‘老少边穷’地区的人因为国家政策无法调至深圳。对调动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不像改革开放初期。”蔡云九说,这时候有了硬性规定———中级职称45岁以下,高级职称50岁以下才准许调动。而从人事口看,7000多人的指标里,如深圳机场等新建或重点发展的单位又有政策上的倾斜,其他单位的人才需要不免要“被平衡”。2编辑:杨默佐微信“扫一扫”关注深圳人才工作网(深圳高层次人才网)微信公众账号

编辑:www.oojbs.com_www.oojbs.com-【现场游戏】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ktyheal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NCAA-德克萨斯理工和弗吉尼亚晋级八强 我花我爸妈的钱,碍着你啥事了? 美华裔网球小将高中自学上哈佛笑称有“虎爸虎妈” 施蒂利克:胜利和赛前预期一样不能再丢这么多球 陸委會要罰韓50萬台中小攤商紛紛搶救賣菜郎 去年虚假广告罚7亿多市场监管总局:今年加大力度 辜寬敏:賴清德登記前致電要我別批評蔡英文 亚美尼亚诺亚方舟传媒蒂乌扬:媒体应该加深合作 罕见百亿净流出后A股怎么走?历史数据显示后市不悲观 德银:吉利汽车目标价升至18.15元维持买入评级 柔道冠军举报村支书后村务党务暂由镇党委接手 哈登超越科比!论得分他比81分巅峰科比还强? 姚晨入戏了!穿着苏明玉同款“大哥廓西”不脱了 大众汽车商旅车品牌下调车型售价最高降幅13300元 海南走私柴油大案开庭15人涉嫌走私六千多吨柴油 昔日超巨退役16年还没进名人堂!都怪他那张嘴 好友被枪杀!哈登悲痛缺席训练又是一场50+? 森林火灾接连发生时隔三年这个红色预警再拉响 雪莉晒与爷爷奶奶合照皮肤白嫩遗传家人 王霜:自身的优势是心态世界杯要展现铿锵玫瑰的美 叶璇自曝怀孕被疑蹭热度后素颜亮相反拍记者发博呛声超… 崔钟勋涉嫌非法拍摄被追加立案通过群聊散布视频 農地工廠輔導納管最長可展延至10年 终于找到一个比小S车速还快的女明星了 没想到小朋友叛逆背后有这么多种原因! 京东方业绩腰斩董事长王东升回应退休:战略会传承 吉利与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在全球共同发展smart品牌 中市抽驗165件清明祭祖常見食品2件豆干防腐劑不… 汇一汇:个人业务外币划转 尽管退欧日期被推迟但宝马、标致继续关闭英国工厂 扎克伯格呼吁全球互联网监管更严格:政府应参与其中 最高享8.25万元补贴威马公布最新保价计划 舒淇与友人共进下午茶头戴鸭舌帽捧脸甜笑很可爱 西部第二主帅确认将开始进行轮休不再追榜首 “中国陆军”致歉:错误引用大汉奸汪精卫一首诗 满载中国游客大巴泰国侧翻:13人受伤其中7人重伤 雷克萨斯全新级别车型预告图上海车展全球首发 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44名嫌犯已被刑拘 格力电器控制权突变太震惊机构称接盘方有多种可能 吉利控股集团与戴姆勒集团组建合资公司 常德网约司机被杀案:厌世大学生的致命24刀 冠军赛收官:叶诗文徐嘉余揽三金孙杨傅园慧四金 男子被指穿\"和服\"进武大赏樱与保安冲突后称是唐装 美军鱼鹰飞机紧急降落日本大阪机场致7个航班延误 武磊=西人宏伟计划最关键1环踢巴萨就是第一步 人类未来或可从双黑洞系统获取能量进行星际旅行 华为P30传闻汇:10倍变焦好玩,卖这价钱我不惊讶 南旋控股共获4亿元定期贷款融资 亚美尼亚诺亚方舟传媒蒂乌扬:媒体应该加深合作 Pimco称新兴市场货币仍然被大幅低估 真有望合作?周杰伦向阿信邀词获逗趣回应 英媒:外国车企在华首赢“被抄袭”官司 美议员抛“台湾保证法”:对台军售常态化支持台防卫 校園|NEU同學獨享的網紅自助餐廳,不打卡后悔一萬年 动力电池回收仍面临成本高等问题 给乔科詹排名?科比:我第一乔丹第二詹姆斯第三 美国第34届洛杉矶马拉松开跑华人跑手踊跃参加 美国工会:取代NAFTA协议对美国工人来说还远远不够 中信股份:2018年净利创历史新高增14%至502亿… 上海造币律师声明:开国大典1公斤纪念银币为假冒产品 山东大规模采购团访韩进行商务洽谈 意大利奢侈品牌RobertoCavalli创意总监宣… HUAWEIP30系列全球新品发布会 武陵深处展新颜——湘西贯彻精准扶贫理念的生动实践 响水爆炸事故监测:园区内部分地表水水质仍超标 宁波银行回应跌停价大卖单: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信用不够“盒子”凑闪银现金贷“花样翻新” 吴青峰否认苏打绿《歌手》总决赛合体 三分7中6创新高!赵睿砍26分让阿联安心坐板凳 美国1月对华贸易逆差收窄对华出口跌至八年新低 京东“下南洋”输出线上消费模式开拓泰国市场 合景泰富集团澄清财务报表数据 中国留学生在加遭绑架案一嫌犯落网父母赴加拿大 银杏教育飙升33.94%破顶惟去年少赚39.5% 救救那个亿万富翁吧 新东方将于4月23日发布第三财季财报 日本乐天投资Lyft净赚近10亿美元 洛杉矶县公共卫生局人员主讲西尼罗病毒需知 2018图灵奖颁布:授予三位人工智能“教父” 一个月上涨35.2%,Wayfair股价能否继续飙升? 泪奔!湖人旧将布莱恩特在斯台普斯中心扣篮! 韦德麦迪逊告别战16+7热火2连胜保住东部第8 小摩:远洋集团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下调至3.2元 干细胞中的“年轻因子”被找到 上汽大众T-Cross预售开启将于4月11日上市 美国南加大“狼医”性侵案又新增3名受害者控诉 周黑鸭被做空后上市鸭脖“三剑客”将何去何从? 清华副校长:大学生不要以为北上广深就是“中国” 前十大私人银行变阵:招行和四大行私行规模增速放缓 狂野西部季后赛已定6席爵士躺着锁定季后赛 谷歌地图扩大众包范围:拟允许用户标注公共活动信息 张呈栋:我们已磨合得更好希望在主场拿下上港 詹姆斯喜提28连胜!赛前还以为这纪录要断了呢 华滋国际海洋现急跌65%最差个股盈利增2成惟不派息 33分季后赛新高!国产字母哥明年MVP不想陪跑 54岁巩俐携新男友亮相:她用30多年读懂婚姻 谐星白鸟久美子才结婚3月自曝与丈夫分开睡 中远海运港口18年纯利3.25亿美元同比减少36.7… 巴菲特最新访谈:回复投资卡夫失利及投资苹果等问题 徐耀昌嗆柯文哲夫妻別再演戲陳佩琪罕見臉書道歉 让我们一起来pick下女明星的精致生活 涉嫌组织卖淫敲诈勒索3起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宣判 CDFTALK|李彦宏:中国改变技术 顺丰优选多地门店清仓停业放缓扩张加大华南布局 郑俊英不分时间地点偷拍女性称记不清多少受害者 老年人并非\"人口负担\"而是一座有待开发的\"金矿… 招商策略:美债收益率首次倒挂与中美股市关系 9岁女童遇害后遭抛尸,嫌犯“甩锅”给游戏 直击|全通教育拟15亿收购巴九灵96%股权 连学生都不放过的院长被免职校园性侵骚扰几时休 小S出演蔡依林新歌MV大飙演技拥吻王柏杰 我什么时候会死?人工智能将预测慢性病患者死亡时间 关之琳力挺甄子丹晚宴风波:情况一定好严重 “嘴炮”为何退役?流量经济下用不着在UFC拼命 《亲爱的,你在哪里》曝剧照秦海璐王雷寻子寻爱 西蒙斯17+7恩比德缺阵76人惨败独行侠20分 中日职业拳击对抗只有四届?中国诸拳王都曾获益 经济日报:科创板投资切忌“赌一把”心态 曾入侵名人苹果帐号黑客认罪:涉及运动员和说唱歌手 美股也疯狂炒大麻!ETF竟能飙涨53% 揭秘索帅年薪不到穆帅瓜帅一半已经追平克洛普 冯诚任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图/简历) 网约车巨头Lyft上市:连续6年亏损未来盈利堪忧 这才是金特会不欢而散原因特朗普悄悄递了一纸条 江苏昆山爆燃事故已致7死5伤企业负责人被控制 IHSMarkit:2018年智能手表显示屏出货量同… 防酒駕拜黑白無常陸軍:作法不周延 无独有偶第二个“无暗物质星系”现身 林更新被抢代言?雷佳音低调?吴谨言不红?吴昕发展? 《大脑》选手鲍云发长文解疑否认违约称不再合作 丹佛的六大神秘美食|美國中部城市旅遊攻略 萧敬腾发布“关灯教学片”众多艺人照做反应爆笑 “斗鱼”不到半年投诉23次要“虎牙”下架 3大主将至少伤缺2场!最后一舞能完美谢幕吗? 天鸽互动3月28日回购158万股耗资483万港币 以色列退役军官设计学生防弹背包在美国热卖 FF与九城正式签署协议第三次\"联姻\"能否解燃眉之… 凉山森林火灾牺牲的林草局长:推掉外地会议直奔火场 咪蒙公司正式解散自称这是“第二次开垮公司” 谷歌未来有哪些非广告收入极具潜力? 新疆高炮台不满自己次战俞长栋:三分投得太差 海尔电器:年度净利增13.7%至38亿元每股派38港… 詹姆斯血洒赛场!今天这记三分球价值30万! 北京冬奥目标全面参赛王濛:成立一支“敢死队” 国际奥委会批准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辞去委员职务 济南,新的互联网审核之都 港交所简史:炒这么多年港股你知道交易所背后故事吗 App有没有窃听?在小红书搜索“意外怀孕”结果懵了 莫耶斯:曼联请总监是赶时髦最终还得听索帅的 梅罗时代的绝活不比老马们少他们都有一手.gif 索尼确认关闭北京工厂系缩减成本在华还有四家工厂 张紫妍案证人愚人节遭侮辱网友为黑她波及其家人 4月首份券商评级名单3只低市盈率滞涨股被调高评级 2019超美水燈節即將來襲!不容錯過~ 英国再否决四项脱欧方案欧盟警告“无协议”几率大 挪军费建墙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拒批五角大楼计划 曼联最牛励志帝!一条重生路走了4年跑赢了上帝 Lyft上市首日收涨逾8%市值达226.07亿美元 “女性买房猛增”揭露:成年人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给 美国三大就业指标值得关注市场预测美联储将减息 李宗伟康复之旅取得进步每周训练从3天增至6天 中国人寿获多间券商维持目标价现弹近3% 奇葩地方官放款1100万61场借贷官司几乎全胜诉 导致30名扑火队员遇难的轰燃是什么?专家这样说 张嘉倪深夜发文,配图暗指受排挤,网友:是你太过分! 美國現象/移居趨勢:貧富階級兩極發展 这家美术馆挤掉大英博物馆成英国最吸引游客景点 青海英东油田7年累计生产原油210余万吨 新时代策略:市场进入预期验证期 姜丹尼尔换手机号码因所属社纷争不与身边人联系 中韩企业共建环保平台助力煤省山西降污减排 这种曾被宣布已经消灭的病卷土重来美数百人感染 泰伦卢给沃顿打电话!湖人没联系我!兄弟你放心 林韦辰第2次回娘家TVB拍剧无憾陪母走完最后一程 科大讯飞副总裁杜兰:边缘计算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 美在联合国提“马苏德列名决议草案”挑拨中印关系 A股“披星戴帽”警报拉响近40家公司或被*ST 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成功过会五大问题折射生存现状 科创板开户垫资生意:1千万“账户一日游”要价3.5万 cleaneed发布个人生活系列新品迪丽热巴高伟光代… 证券",id:"46",cType:"col 甘肃白银扶贫破弱项、强造血:确保两个县\"脱贫摘帽\" 郭广昌:年轻人都很努力继续看好中国 一滴血騙局HBO揭露「女版賈伯斯」真面目 邓紫棋回应蜂鸟起诉强硬喊话:绝不退缩,法庭见 沃尔沃通过第二次发行债券筹集6亿欧元 3月黑猫投诉企业红黑榜:网贷投诉激增占据黑榜 副市长坠楼当天自首了 建业地产2018年度多赚42.26%派息14.12港… 被华为挑战欧洲市场龙头地位三星坐不住了 3名未成年人杀死女店主嫌犯家长:他们想搞点钱花 韩国3月通胀创近三年新低助长降息预期 为脱欧协议做最后一搏英首相或确定辞职日期? 种草时代下京东也要培养自己的带货红人 金正男遇害案越南女犯被判3年4个月 封评论、涨抽成、挤压同行美团点评垄断气质凸显 宜人贷第四季度净营收12.71亿元同比下滑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