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2kcd.com_申博sunbet文化

社友网

2019-05-22 15:51:30

字体:标准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标题分割#  台儿庄战役:一个由“杂牌军”创造的奇迹  ■张晓君  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在79年前的台儿庄战场,也有这么一对冤家,他们是一对中国将军。  一  1938年2月的华东战场,中国军队刚刚在淮河挡住北上的日军,鲁南的临沂即遭到日军有着“钢军”之称的板垣师团的猛攻。  临沂乃是军事重镇,得失关系全局。一旦失守,徐州的东北将会无险可守,板垣师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与沿京浦路一路南下的第十师团形成左右两臂,夹击徐州。  此时,驻守在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庞炳勋第40军团。虽称之为军团,其实下辖不过两个旅,而且枪支陈旧,兵力不足万人。  在接到命令之时,年逾花甲的庞炳勋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诉苦”:我部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枪支陈旧,子弹奇缺,“中央”还严令裁撤1团,怎能打仗?  李宗仁当即与军令部交涉:庞部编制不变,并补足所欠粮饷,又很快给该部补充枪支弹药。  “为国效力,万死不辞”,庞炳勋很感激,立即率部奔赴临沂,进行阻击,终因装备过差,伤亡过半,渐感不支。  第五战区虽有10个军、20个师,总计16万人的兵力,但是当时徐州南线尚未安定,李宗仁将可用之军大部派往淮河拒敌,此时手中已无兵可用,只能急调张自忠第59军驰援。  张自忠抗战初期因在北平与日军周旋,蒙受汉奸冤名,淮河一战,张自忠力挫日军立下战功,此时正求战心切,恨不能与日军决一死战。  在临沂固守的庞炳勋听说有援军前来,大喜过望,但得知李宗仁所派的是张自忠时,庞炳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这还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他和张自忠的恩怨完全在于自己当初的不仁不义。庞炳勋与张自忠同为西北军将领,1930年中原大战,蒋介石取得胜利,西北军土崩瓦解。西北军将领各找出路,而庞炳勋为了扩充实力,竟然趁乱向友军张自忠部发动突然袭击,致使张部大损,张自忠亦受重伤。  从此以后,张自忠就对庞炳勋非常愤恨,觉得他不仁不义。当时张自忠就说,可以在任何战场、任何情况下血战而死,而不愿意与庞身处同一战场。  李宗仁听闻此事也是深感为难,临沂得失事关全局,而手中又无兵可派,援救临沂非张自忠59军莫属。对张自忠能否尽力,李宗仁也是心有疑虑。可是当命令下达以后,张自忠却尽释前嫌。  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是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此时日军也掌握到张自忠部的动向,但是日方估计,59军最快也要3天的时间,才能从峄县赶到临沂,所以日军认为可以抢先击溃在临沂弹尽援绝的庞炳勋部,然后再以逸待劳地反击张自忠部。因此日军估算张自忠部不但不能及时赶到临沂成为救援军,反而成为送上门来的“找死军”,但是张自忠率领59军进行日夜急行军,在一日一夜之内,提前赶到临沂。因此59军在敌方完全没有预备的状况下,就有如从天而降般地猛攻日军第5师团背侧,庞炳勋部将士更是拼命地从阵地反击。  1938年,中国军队在临沂阻击进犯的日军。  日军绝对没有想到中国军队竟然会运用这种内外夹攻的拼命打法。日军第5师团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只有先撤退回莒县以困守待援。当时日军虽以超过一百余辆的卡车,满载阵亡的日军尸首,但战场上仍然遗留了不少的死尸。  这对曾经的冤家在危难之中再次相见,在国难之时,摒弃前嫌,共御外辱。  李宗仁在台儿庄的留影。  李宗仁在多年后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若非张氏大义凛然,摒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氏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致全军覆没。  而临沂之战得胜,砍断了津浦路北段日军的左臂,促成了之后台儿庄会战中,李宗仁围歼孤军深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的契机。1

责任编辑:www.22kcd.com_申博sunbet文化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多次被拒签中国男子获侨团援助赴美送别过世父亲 调查-中国杯国足垫底原因在哪?究竟要怎样的教练? 我又被拒參與WHA總統:無理打壓 亚航广告宣传“到泰国爽一下”引发争议遭下架 富途、老虎接连上市,互联网券商是一门好生意吗? 李泽钜:公司的策略一定没有改变努力为资产增值 官方数据来了:美国白银产量降至70多年来最低水平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升幅扩大日内升值逾3% 摩拜单车涨价了!起步1元骑行每超15分钟加收0.5元 书记县长同时换两人选此前是上下级 标致宣布收购厦门龙胜达照明 燕潮大桥正式通车北京六环到燕郊仅需15分钟 海尔电器:李华刚退任解居志接任行政总裁职务 谢霆锋回应与杨幂关系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反物质?粲夸克的不对称性 京东方业绩腰斩董事长王东升回应退休:战略会传承 苍了天了!NBA最恐怖杀器命中生涯首个三分-gif 大和:李宁降至持有评级目标价上调至12元 经济大省4位办公室主任拟升厅级 优步宣布以31亿美元收购中东竞争对手Careem 阿Sa爆吴浩康拍床戏紧张冒汗感恩叶童赞赏认同 一球看库里就是勇士藤真格林谁都不服就服他 汇丰将年底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期下调至2.10% 合景泰富集团2019年销售目标850亿元 “黄金回家”背后的欧洲民粹力量 美最大移动运营商威瑞森推出免费过滤骚扰电话服务 罗志祥四月推出新专辑谈及专辑名直言:没想法啊 光启科学去年亏损4.97亿元不派息 雪莉晒跪地美照眼眸动人中文问候粉丝:我想你 为什么当众黑脸?陈奕迅分享会重演当日事件 杜兰特在老队长球衣退役仪式上撩妹!此女是谁 阿娇婚后冻卵暴增9公斤荷尔蒙失调运动也没用 英国脱欧恐延期一年?高盛:这种情况变得愈发可能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结构性改革今年会有亮点 食用油反复使用,癌症转移风险会飙升 农业银行2018年归母净利润升5.09%至2027.8… 报名表上体重120KG?鹿晗回应:写错了,没看清 \"权游\"龙妈曝曾患重病:脑动脉瘤两次手术险丧命 周小川:在WTO框架下进一步强调服务贸易的重要性 3月29日金投赏启动会“用创新迎来增长” 春节假期“背锅”1月进口车市场再掉冰窟 中国留学生在加遭绑下落不明中领馆全力应急处置 李景亮因伤退出UFC4月比赛颈部背部都有伤 vivoX27游戏及续航测试:性能稳定均衡无短板 HTC与高通合作加速XR一体机商业化 林毅夫:需构建有效市场让所有国家从全球化中受益 苹果CEO库克:将增加在教育培训领域的投入 兴业证券:土耳其的波动告诉我们新兴市场逻辑已变化 耐克律师发推威胁揭露公司丑闻耐克股价跳水后反弹 紐約五大區文化景點大匯總!春日相約一二好友去打卡吧! 嘉年华国际今早复牌现急涨逾两成录得亏损30亿元 国际奥委会对举重保住2024年奥运资格“开绿灯” 工业大麻狂想曲:迷幻剂点石成金A股接力入局吸食 《雷神3》导演参演新片《自由人》对戏“死侍” A股失3000点:北上资金果断抄底分析师称调整是机会 全球股市下跌势头加剧,投资者预计痛苦尚未结束 曝锦户亮与船越英一郎聚会疑商谈退团后发展 开机广告关不掉,用户荧屏不是厂家利益“跑马场” 19岁天才荣获总决赛MVP!她被称作女版大鲨鱼 最新官方实力榜:勇士榜首火箭第3湖人进步了 热火正式退役波什球衣!6年生涯2冠军1前板1帽 万茜李纯亮相春推会回应演员局限称不想被定型 白敬亭要鞋不要女友?井柏然斩钉截铁被本尊打脸 英国申请延迟脱欧美联储又放鸽黄金TD多头占上风 Biogen停止阿尔茨海默症药物晚期实验股价暴跌近3… 外媒:波音737MAX的变更获得美国监管机构初步批准 富力地产年增负债630亿每日付息逾1400万元 华为陈黎芳:任何组织提出安装后门华为坚决不会配合 华为苹果两大巨头正面刚?网友直呼国产手机太长脸 足球+科技擦出不一样时尚火花打造运动新生活 宝马董事长:在北京买单想刷卡朋友直接刷手机 大摩:上调中粮肉食目标价至2.9元与大市同步评级 中国互金协会:3月底提交高息现金贷自查报告 为脱欧协议做最后一搏英首相或确定辞职日期? 艳照门女主谢芷蕙脸全变样甩富商财力照样惊人 Facebook那个专制的年轻国王越来越孤单了 苹果与高通专利侵权诉讼案再起波折 空客获中国创纪录订单300架飞机订单价值近300亿欧 中国人的跨国“双城记”:白天在摩纳哥上班晚上回法国睡… 汪小菲纪念与大S结婚八周年感慨曾经历风风雨雨 周杰伦发文称开始写歌了粉丝:流下欣慰的泪水 郑家纯女儿郑志雯获委任为周大福非执行董事 阿里巴巴证实全资收购协作软件平台Teambition 北京奥运火炬手金晶拟任上海普陀国企董监事中心主任 卸下“铠甲”的明玉在家都穿啥? 无误判鲁能原来这么强英超名哨树标杆要能都这样 雅生活服务:拟1.95亿元收购广州粤华物业51%股权 球哥频繁受伤原因找到了?他要抛弃自家品牌了 姜丹尼尔换手机号码因所属社纷争不与身边人联系 东宫女孩上线!阿娇评论称自己追剧追到“疯了” 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生5.2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 2019年又一只黑天鹅要来了:英国脱欧 恐惧如何影响你的身体,竟会大便失禁? 原创社-郭少大王的MVP对决是中国篮球的幸福 湖北男子驾车恶意冲撞行人嫌犯事前杀伤妻女 全国游泳冠军赛辛鑫女子800自预赛第一(多图) 亮相舊金山,你們想要的機器人漢堡測評來了! 起底双面湘商卢建之:织建“湘晖系”德隆魅影闪现 明明:监管趋严是主流消费贷难以进一步大幅增加 小黄狗实控人自首易事特1.5亿投资30亿承诺订单悬了 佛米加:我将打醒德维森然后挑战现任冠军塞胡多 周小川: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很大空间对改进服务有好处 34岁岑丽香宣布产子喜讯:一家三口可以剪刀石头布 长城国际动漫高管大调整一站到底选手就任董秘 4月这些新规将施行第一条事关你我 美媒称新加坡购F-35战机向中国传递信息中方回应 小桔车服升级租车业务滴滴共享汽车更名为小桔租车 实探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卖场:新零售改造涨成本 思科成立风投公司Decibel致力投资早期阶段创企 东航官网“销售”南航机票航司抱团再战OTA? 苹果推出新闻服务:强调个性化推荐排版摄影 苹果推升级版ApplePay像是虚拟信用卡Appl… 上海“博学流浪汉”爆红网络:“我真不想红” 不只是收益率曲线衰退风险已渗透到美国经济数据中 一年半来首次:全球负利率债务规模突破10万亿美元 韩红发文为林俊杰庆生:愿你一切安好如愿 德勤:美国消费者平均订阅3个视频流媒体服务 不甘心!哈登空砍57分火箭全队努力毁在0.1秒 贝壳找房为上市做准备:启动D轮融资腾讯领投8亿美元 李玟老实认44岁冻龄靠科技自曝曾失声有舞台恐惧 百亿团贷网案犯自首此前投资人报案超15.47万宗 42岁黄海波风波后近照曝光,胡子拉碴网友直呼认不出 美債殖利率倒掛受矚目 法人建議先觀察VIX指數走勢 娜比lisa时尚圈的甜美小公主又种草了哪些单品 苗圩:中国制造要从实验室样品到产业化 美联储大鸽派:经济数据疲软是暂时没必要考虑降息 李若彤罕见发大尺度美照,粉丝的P图亮了! 纳斯达克48年:“硬科技”永不眠 广东“实名举报身份泄露”涉事干部称一时疏忽糊涂 蔚来李斌:10年以后的车自动驾驶会是基本功能 热身赛-马竞妖锋第83分钟绝杀无梅西阿根廷客胜 韓國瑜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禮賓府共進午餐 火箭认领18届落选后卫!他也是杜克毕业的人 粤媒:足协其实并不重视中国杯这支国足不代表未来 近期戴姆勒在华动作频频:意欲深度绑定中国伙伴 瑞信:中国恒大目标价升至34.4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微信支付日均总交易量超10亿次月活商户同比增长80% 到底发生了什么?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苹果计划放宽维修政策未来你可以尝试自己修iPhone 金山软件2018年总营收59.1亿元同比增长14.0… 俊知集团去年盈利3.45亿人民币派末期2.3港仙 英国人生病也要带病上岗压力不只缘于一方 梅西在阿根廷只剩一般威力!态度不对or队友太菜 梅西在阿根廷只剩一般威力!态度不对or队友太菜 九球天后:王霜有助开启留洋潮偶像是C罗自律典范 心疼!他跟诺天王开玩笑而2周没说话还被交易 带货女王再营业杨幂的卫衣成本季最强单品 孩子长期不爱喝水?带来两个不良行为结果 演员周文及母亲涉吸毒贩毒已被南京警方依法刑拘 印尼带头取消波音737MAX8订单尚未收到波音回复 福特今年内将停止在俄生产轻型汽车 网友偶遇baby与妈妈带娃出游小海绵一旁兴奋玩耍 警惕麻疹卷土重来 佘诗曼穿蓝裙带花环眼神温柔靠栏杆修长腿仙气足 委内瑞拉谴责美国因反对派幕僚被捕制裁其国有银行 中国花滑双人滑回顾:从申雪赵宏博到隋文静韩聪 博奇环保去年转赚3.94亿人民币派末期息0.09港元 直击|360推首款AI音箱定价399元与酷狗音乐合作 标普500指数一季度涨超13%获10年来最大季度涨幅 “小恶魔”有望出演真人版《猫和老鼠》饰反派 一份俯卧撑&卧推自检清单纠正你的所有错误 波音麻烦蔓延:美国司法部等多政府部门展开调查 “脸书”再现安全漏洞!数亿用户密码无加密保护 美国又想在南海搞事情菲律宾总统:你们快走吧 SS501金亨俊否认性侵:9年前双方同意下发生 英特尔:公司停止研发模块化计算平台“计算卡” 日本借口“中国威胁”研发射程400公里巡航导弹 不仅是德国!全球国债收益率都在滑向新低 原工行副行长张红力:中国金融需要再次腾飞 连续两任副部级书记落马的城市再有重要官员被查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引裁员大潮电影高层动荡最大 马斯克:特斯拉的交付团队完成了“令人惊叹”的工作 多个朋友多条路台媒:韩国瑜“经济之旅”开门红 曝格子铁心投奔巴萨!愿降薪转会违约金1.2亿 羡慕杨幂能带货?先学好颜色搭配才是正经事 国奥大开杀戒!胡靖航输送炮弹林良铭凌空抽身破门 诺天王:东契奇不肯听我11年夺冠的事!还说我老 纽约生活成本有多高?调查显示41%的人已住不起了 爱到放超强闪光弹!萧正楠生日要黄翠如快乐 毕马威发布《AI自动化现状》报告:部署AI不能玩虚的 梅姨豁出去了!欧盟同意延期脱欧英镑黄金双双走低 全球经济放缓提高了美联储今年降息的预期 爱奇艺、蔚来、拼多多等获评2018年中概新势力公司 2018年度乡村扶贫扶志典型人物资助仪式在京举行 还以为大英帝星=不成器?看英格兰怎么搞好足球的 华为企业业务2018年收入接近110亿美元 汪小菲纪念与大S结婚八周年感慨曾经历风风雨雨 环球时报:不要给台湾艺人乱扣“台独”帽子 扎克伯格多年前旧帖子消失Facebook:因技术错误 补贴退坡广汽新能源两款车型仍实行“全额补贴” 一张蓝底定妆照,汇集了吉诺比利职业生涯16年 戴姆勒看好吉利的“造血”能力——世界汽车产业合作共赢… 北京小外援被罚款!升国旗仪式做蹬腿拉伸动作 世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特恩:英国脱欧无碍中英关系 舒适性配置升级猎豹新CS10将于4月上市 半场-汪嵩机敏破僵局黄博文伤退苏宁1-0领先卓尔 腾讯程武:腾讯影业将发力三方向讲好中国故事